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橫明 > 482 監稅司主官
        正因為張首輔在萬歷心中留下的陰影太大,所以凡是與其有關的事情,都被推翻,終其一朝,才沒有人提議新政的事情。

    要是說起來,也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典型吧。

    萬歷或許有一些時候,已經能感覺到他的做法帶來的問題。

    但是么,皇帝是不可能犯錯誤的,如過沒有執行的好,那就一定是下邊官員的問題。

    反過來說他兒子,也就是朱常洛。

    泰昌不一樣,他清楚知道大明的弊病,尤其是從幾次事件,更是看清大明士紳的真相。

    平日里都在哭窮的人們,順利變成錢財用不完的財主家庭。

    雖然看上去,府庫沒有什么盈余,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錢糧稅收不知道被什么人隱匿!

    他想要干的事情,很多,但是無論干什么,都需要有錢,沒錢,一切不過都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

    而監稅司的構想,實在是太符合泰昌的需求。

    不管是規范稅務的事情,還是說用來得到更多的稅銀,都是十分能夠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

    雖然現在有戶部的資本回報,也有國債這樣一個事情。

    但是比較起來,只有稅制改革以后,才會創造有一個長期得到錢款的可能。

    所以,監稅司就是萬事之首!

    對監稅司官職的設置,是個技術活。

    他們的權利要很大,至少擁有執法權,確認目標有偷稅漏稅的情況下,便能夠開展行動,要么暫時拘捕目標,要么直接開具罰款。

    總之是要有收拾偷稅人的辦法。

    當然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要求。

    比如說,給的官職并不能高,除了收稅的執法權外,其他的執法權并不具備。

    畢竟他只是一個新設置的部門,不能搶去地方差役以及其他部門的職責。

    歷史上,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過。

    刺史制度興起之處,也不過是用來起到監察的作用,后來被慢慢玩壞,權力越變越大,竟然成為權力最大的地方官。

    再比如說錦衣衛,給他的官職也并不高,卻因為權力過大,又是皇帝的親軍,慢慢的也成為凌駕于一般勢力的存在。

    在稅務上的權限大,官職卻很低,在其他方面的權限也等于沒有,這就是設定監稅司的基本原則。

    因為有這樣的原則,所以監稅司的主官職位也不高,稍微有個品級能夠都進去即可。

    按照方書安給的建議,要其他部門的主官官職更低,給個正六品已經是它的上限。

    其實,作為一個獨立的部門,官職也不算低。

    要知道,內閣的官職也不過是正五品,而他們定到六品,看起來也不是特別難以接受。

    在監稅司主官的位置上,卻產生了巨大的分歧。

    按照方書安的意思,這個事情只有他最清楚,所以想著自己來做監稅司的主官。

    但是,包括徐光啟和方從哲,都不贊同。

    “兩位大人啊,監稅司的事情本來就是小子我提出來的,世間還有比我個更清楚的么?你們要相信我啊,只要給我時間,一定能做到更加合適。”

    “書安,不是我們覺得你不合適,你確實合適,但是啊,那要看是什么情況。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雖然你了解如何實施,卻不是最適合執行之人。監稅司的工作量有多大,你若是再次耽誤太多時間,太不值當,有更多有價值的事情等著你去做。”

    “并非如此,工作量很大不假,但是小子居中調度就行,至于數據分析,讓屬官們完成即可。換做他人,不熟悉流程的話,或許會耽誤不少事情,也有可能將一件好事變成壞事。”

    方書安對大明官場,并不放心,如果來的人真是一個要壞事的家伙,那么辛苦的策劃都將付諸東流水。

    監稅司的事情有多重要,沒有人比方書安更加清楚,所以他十分期待。

    “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但是這些不是不能解決,我們物色一個信得過的人來代替你就是。”徐光啟依舊在勸著他。

    看見自家孫子還要開口,老方說話了。

    “徐大人只是說好聽的一層,沒有說另一層。你要知道,監稅司是個得罪人的事情。如果因為此事,得罪了別人,將來需要他人幫助的時候,很有可能無法獲取幫助,這一點,可要想清楚。再有,你要干的事還有很多,不說學校的日常教育,就是你提出的那些東西,都需要獨自去完成。”

    老方的角度,更加實際一些,也能觸動方書安,讓他最自己的想法動搖。

    如果說只是因為工作量的問題,那么是否選擇還有待商榷。

    但是影響到后續的工作,那可真的就是得不償失。

    雖然說他是特立獨行的一個人,但是做事情的時候,依舊需要地方上配合。

    漸漸的,方書安好像真的是被說服了,想法開始發生變化。“既然如此,我再考慮一番,不過對于主官人選,兩位老師覺得就沒有合適的?”

    “你還別說,我好像真的沒有想到有誰能作為人選來參加。”

    徐光啟有些無奈,他還真找不到什么合適的。

    畢竟他的圈子里,不是傳統的讀書人,雖然都接觸過西學以及傳統記賬,但是能達到監稅司主官要求的,還是幾乎沒有。

    “爺爺,您呢?”方書安將目光轉向自己的爺爺,報以詢問的目光。

    “你難道就沒注意到,其實身邊就有合適的人選么?”

    合適的人選?

    方書安有些疑惑,他身邊有哪個是合適的?

    見方書安疑惑的表情,方從哲也不賣關子了。

    “你啊,聰明的時候,傻聰明,等到犯蠢的時候,又是蠢到極致。怎么,你就想不到孫傳庭呢?”

    “啊,傳庭?”方書安有些沒反應過來。

    孫現在在兵科,雖然忙碌,但是他干的可謂是如魚得水。

    本身就還是個年輕人,對于各方面的追求都有,能將工作做好,也是難得的能力。

    想起來,還真是他合適,別人不管是盧象升還是李盡忠,在經驗上確實有一些差別。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