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 第253章 女婿和兒子打架了
    這知子莫若父,這是老祖宗幾千年留下來的話,這話當真是一點錯都沒有。

    馮去疾擔心兒子進宮值守的時候將侄子的事情告訴女兒,所以馮劫臨走的時候他專門叮囑了一下,可這種事情哪里是他叮囑了便管用的。馮劫平日里值班也只是在皇宮的院墻處,平白無故是沒辦法離開自己的值班范圍的。所以,他托了一個熟識的小太監給妹妹帶話。

    望夷宮,胡亥的宮殿。這望夷宮,本名亡夷宮只是亡字不詳,所以改名望夷。胡亥這個人年幼的時候頗有始皇之風,所以從前胡亥是特別討始皇喜歡的。只是隨著胡亥的年齡越來越大,胡亥也越發的暴虐,漸漸的和始皇也就疏遠了。

    小太監將馮劫的話帶給馮妃,只是這事哪里是三言兩語之間能夠說的清楚的。所以馮劫也只是給小太監說了個大概,這話傳話,傳來傳去可就變了味道。傳到馮妃這里,他只知道自家堂兄被李辰下了大獄,還被剁了三支手指,這性命怕是也保不住了。至于自家堂兄犯了什么事,她是一概不知。

    馮妃這邊得了信一時間也是六神無主,只得哭哭啼啼的去找胡亥。要說啊胡亥這個人雖然算不上笨,可確實是個暴虐的人。聽聞馮妃的堂兄被抓他倒是還沒生氣,可以聽自家老丈人去找了李辰碰壁而歸,他反倒是怒了。只當是李辰因為扶蘇的事情,故意在給自己難堪。

    “寶貝別急,明日里我親自去李家莊。這人我一定給你要出來,狠狠的落一落這李辰的面子。”胡亥將馮妃拉到懷里,安慰道。

    要說這馮妃姿色也是不錯,這一哭更加是激發了胡亥的某種欲望,接下來的這場大戰咱們不提也罷。(我也想提,一提指定404。)

    次日,正午。

    胡亥這邊和馮妃的晨練結束之后,便騎著大馬朝著李家莊奔來。

    李辰這邊吃了兩碗稀粥,正在屋子里看書。

    “侯爺,有來了。”趙缺從牙縫里擠出了幾個字。

    “又是馮去疾。”李辰看趙缺臉色有些難看,于是開口問道。

    “不是,是胡亥。”趙缺的臉色簡直比吃了屎還難看。他們是實打實的扶蘇派,自然是對胡亥沒什么好感。

    “怕他干什么,來就來唄。”

    李辰滿不在乎的說道,這馮修的罪李辰已經給他做實了。莫說他胡亥了,誰來也不好使。

    到了大廳,李辰看到一個魁梧的男子正大馬金刀的坐在哪里,眉目之間還真有幾分始皇的風范。只是若細看,這眉目之中又多了些許的暴虐。看著胡亥的面相,似乎也能解釋為什么胡亥明明沒什么本事,可在皇子皇女之中受寵的程度僅次于扶蘇和贏月二人了。這廝,和始皇長的忒像了。

    親生的,連鑒定都不需要。

    “胡亥公子,在下身體不便,有失遠迎?”李辰拱了拱手說道。贏月的前世可是死在了胡亥手中,對于這等無君無父的人,李辰連招呼都不想打。

    “你這個侯爺可比我這個公子架子大多了,可是讓我一頓好等。”胡亥緩緩的轉過身子,看到李辰走過來,連身子也沒起冷冷的說道。

    李辰是什么人,大秦第一混人。原本對余胡亥便沒有好感,怎么可能平白無故的被胡亥懟而不還嘴。

    “我也沒讓公子等我啊,若不然公子還是去別處等著吧,我這邊公務繁忙,招待上想必公子也不滿意。”李辰也是冷冷的說道。

    李辰這個態度可是出奇的不待見,就跟著大早上踩到一坨狗屎沒什么區別。而且啊,還是這狗屎冷不丁的就往腳底下湊。

    胡亥的臉色是由紅轉青,由青轉紫,由紫轉黑,這一會功夫是五顏六色變了個遍。

    胡亥來的時候想到了李辰不待見自己,可沒想到他能表現的這么明顯。畢竟自己可是堂堂的大秦公子,雖然現在看皇位和自己沒啥關系,可畢竟自己可是龍種。

    胡亥氣呼呼的瞪了李辰半天,最后怒氣沖沖的說道:“馮修是本公子的親家兄,你把人帶來,我得帶他走。”

    看著胡亥這態度,著實是把李辰給氣樂了。這真當大秦就是你家開的窯子,現在當家的還不是你,這窯姐你想領走也得先給你爹打個招呼吧。

    李辰端起茶杯,身子連動也不動,抿口茶水說道:“公子,這大秦當家的還不是你。上有陛下,下有律法,馮修犯了事,人不是你說要領走,便能領走的。”

    胡亥一聽這話,勃然大怒,指著李辰說道:“別以為有扶蘇和贏月護著你,你便可以為所欲為。我在問你一次,這人你是放也不放。”

    “公子,我在說一次。大秦如今當家的還不是你,將來也不可能是你當家。”李辰的語氣平淡至極,仿佛就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李辰的語氣越平淡,胡亥便越怒。李辰這句“將來當家的也不可能是你。”這句話實在是太扎心了,胡亥當真是氣的無法自己。

    話不投機半句也多,胡亥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著李辰的頭砸去。李辰身子正虛,哪里能躲的過著一擊,也幸虧趙缺眼疾手快一刀將茶杯挑飛出去。

    “你這般性子離扶蘇差遠了,便是在給你八百年也坐不了那個位置。”李辰毫不在意,輕蔑的說道。

    胡亥怒了,他的逆鱗就是皇位,就是別人說他不如扶蘇。李辰是哪壺不開提那壺,三番兩次的揭他的逆鱗。胡亥怒了,胡亥真的怒了。

    “嘭。”

    胡亥這一拳狠狠的打在李辰的臉上,將李辰半個臉打的青腫起來。李辰楞了,趙缺也楞了,誰也沒想到胡亥居然敢動手。畢竟這件事如果讓始皇知道了,恐怕胡亥禁足都是輕的,免不了挨一頓板子。

    “胡亥,你干嘛?”趙缺怒聲到。

    只是李辰是什么人,混人。怎么可能挨打了不還手,等著始皇做主那是不可能的。什么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老子報仇十分鐘都嫌晚。

    “趙缺,給我按住他。”李辰大吼道。

    雖然不知道李辰要干什么,可對于李辰的命令趙缺向來是無條件服從的。胡亥雖然有些武藝,可和趙缺比起來就不值一提了。

    “嘭,嘭,嘭。”

    “嘭,嘭,嘭。”

    “還敢動手,這里是李家莊,在我家敢動手打我。”

    “今天我要不把你打的陛下都認不出來,我以后見了你給你**底板。”

    趙缺按住了胡亥,李辰一拳接著一拳打在了胡亥的臉上。李辰的身子雖然有些虛,可他受不了這種窩囊氣啊。所以這會也是爆發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沒一會功夫便將胡亥打成了個豬頭。

    似乎是還不解氣,李辰拿起身旁的椅子,狠狠的砸在了胡亥的身上。這也得虧胡亥是個練家子,不然非得被打個半死不可。打了半天,李辰也累了。不過胡亥這小子也是個硬骨頭,被打了這么久居然一句求饒的話都沒說。

    “把他攆出去,下次在來,直接給我打出去。”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黑龙江11选5分析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 55125中国彩吧3d图谜 股票代码含义 好彩1走势 股票在线交易 河内五分彩平台有吗 十一选五上海的开奖号码 北京pk拾在线人工预测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记录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 免费平码三中三网站 炒股入门app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p2p投资理财平台源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