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六跡之夢域空城 > 第十九章 同樣的套路
    “聚落的制度,會逼著她跟隨自己不喜歡的男人,而且她還準備毫無疑義地接受?哪怕對方是巨巖這種家伙,也會接受安排。就因為這個?!”

    找到這個理由時,黃泉心底又涌上一層震怒,旋即卻是一陣心慌:“我怎么可能會因為這點小事動怒?絕不可能!”

    他一瞬間就將所有相關念頭壓下,埋藏在心底的最深處。

    在一萬年前,手中權柄、武力、資源、女人一樣都不缺的他,怎么可能會因為某個女人動怒?

    黃泉整理著心事,人就沉默了。遙在旁邊看著,越來越心慌。她咬著嘴唇,手伸了幾次,終于鼓起勇氣,拉了拉黃泉的袖子。

    “嗯?”黃泉終于回頭,轉過來時,臉上已經沒有絲毫表情。

    “你生氣了?”遙有些怯怯地問。

    樹上本就沒有多大空間,兩個人幾乎是貼在一起。在這個距離上,少女臉龐每一個輪廓和細節都清清楚楚。

    她額角渾圓,眼晴也是大大的,吸收生命之石力量后,肌膚重新變得光潔細膩,內里的青春活力依然蓬勃如初見。

    即使以帝國的標準,少女也是美麗的,但說不上傾國傾城。在黃泉身邊曾經的女人中,她也算不上是出色的。

    可或許是一萬年后的世界變遷,使得少女有著異常健美的身體。她的軀干勻稱而修長,因為雨林生活的緣故,雙腿格外的長,強勁有力。

    她身體每一處地方,都在洋溢著光與熱,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活力躍動,幾乎令人窒息。

    此刻少女有些害怕的樣子,也讓他心中微微一動。不過黃泉隨即就讓心冷了下去,說:“我有什么可生氣的。”

    少女接觸到他淡漠的眼睛,微微瑟縮了一下,不敢再問,保持著沉默。可是在沉默中,她的心卻越跳越快。

    “害怕了?”黃泉問。

    “……有一點。你說,我們這次一定要遷移嗎?”

    “不然呢?我要是大長老,現在就走了,每拖一天,就會危險幾分。你們總不會以為,那些食人鬼真的找不到你們吧?”

    “他們當然找不到營地啊!”遙理所當然地說,“生命之石的力量可以把我們保護起來,隔絕食人鬼的感知。只要有生命之石的力量在,那些食人鬼哪怕就從我們面前經過,也不會發現我們。”

    “果然,是互相屏蔽嗎?”黃泉忖道。

    就像食人鬼在身上所涂的油膏,可以隔絕生命之石的力量,生命之石也能反向屏蔽食人鬼。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聚落那么粗陋的偽裝,卻可以在雨林中幾年、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不被發現。

    “但是,互相屏蔽可是遠遠不夠的。”

    作為眾多星域中名聲最響亮的獵手,黃泉不止一次遇到過精通各種隱匿法門的獵物,有些獵物甚至可以完全隔絕感知,包括聲音、光線和氣味。

    然而在黃泉眼中,這反而是最大的漏洞。全方位掃描之下,其它地方都是一切正常,就某個地方有塊黑洞,不是藏了漏網之魚還能是什么。

    聚落的營地也是一樣,完全隔絕食人鬼感知的結果,就是形成一塊絕對黑暗的區域。假如食人鬼中真有實力高絕,又有智慧的強者,必然會發現這片區域的不正常。

    以往情況下,雨林很大,想要探索每一個角落,那食人鬼部落的數量得是個天文數字。借助一點點運氣,是可以避過食人鬼視線的。

    但現在,食人鬼都出現在那么接近的周邊區域,也就意味著營地的黑區很快就會被發現。

    稍有些腦子的食人鬼首領,都知道應該搜哪里。

    所以就如黃泉所說,如果是他的話,現在就要收拾行裝,前往下一個營區了。

    這些話黃泉并沒有說出口,而遙在旁邊看著他,小臉漸漸變得蒼白。她忽然問:“營地是不是已經很危險了?”

    黃泉只當沒有聽見。

    遙卻不干了,用力拉著他的手臂,但她就像是在拉著一根粗大鋼梁,任憑怎么用力,黃泉都是紋絲不動。

    “你告訴我,是不是營地已經很危險了?!”

    遙在樹枝上做了次危險的移動,轉到黃泉正面,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問。

    黃泉終于被逼得沒有辦法,開口說:“暫時沒有那么危險。”

    “暫時?”少女罕見的對表達時間的詞格外敏感。

    “就像你說的,生命之石可以隔絕食人鬼的感知,所以他們沒那么快就找到營地。”

    遙卻又一次抓到了重點:“沒那么快,那就是一定會被發現了?”

    黃泉淡淡地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遙臉色慘淡,身體也在輕輕顫抖,輕聲道:“上一次遷移,我也經歷過的。那時食人鬼三次沖進營地,三次被打退,直到他們幾乎被殺光,我們才有了撤退的時間。那一次,好多我認識的人就在我面前死去,遷移的路上也不斷有人倒下。只要是倒下的人,都不會再站起來。那個時候,大長老不允許任何人去幫助倒下的人。他說,不去扶,或許還能多活一個,如果扶了,那兩個人都會死。”

    那種凄涼和慘烈,就從少女的聲音中悄悄透了出來。

    少女突然抱住黃泉,把頭深深埋在他的懷里,輕聲道:“幫幫我們,不要拋下我們。你答應了,我,我今晚……就可以成為你的女人。”

    “哈,從原始部落到星域大國,都是同樣的套路嗎?都沒有點新鮮花樣。”黃泉心里想著,他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手正在輕撫少女如瀑的秀發。

    此刻的遙,就如一頭無助的小獸,緊緊擠在黃泉懷里。在她身上,黃泉看不到心機,只有真實無比的驚慌和害怕。

    而在帝國,許多想要爬到他床上的女人,都是心計和演技方面的大師,甚至有的能讓黃泉感覺,她們是真的愛他,愛他這個人,而不是皇子的身份。

    時間久了,他也就習慣了無論女人說什么做什么,全都不信。

    可是此刻的遙,卻讓他的心有些許觸動。雖然僅僅是很微弱的一點感覺,但當冰山一角開始融化時,意味著什么,黃泉自己再清楚不過了。他有些不明白,為何自己就相信了她。

    僅僅是因為她描述的那種慘烈嗎?怎么可能!黃泉自己都不知道親手制造過多少比那還要慘烈的事件。

    看著遙,他心中最終輕輕嘆了口氣,在原始雨林中長大的部落少女,哪會有什么心機?

    “先解決附近的食人鬼。”

    這是大事,遙立刻坐直,離開了黃泉的身體。她緊張地看著周圍,不放過一點蛛絲馬跡。

    又等了一會,黃泉忽然道:“來了。”

    遙張大了眼睛,可任她怎么看,雨林中都還是老樣子。沒有任何變化,連小獸都沒有一只。

    遙突然警覺,她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森林太安靜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