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六跡之夢域空城 > 第五章 圣輝
    黃泉從少女背上下來,向前方望去,視野里充滿了一片又一片森林。少女手指的方向,即是一片特別茂密的森林。

    黃泉很快看出不同,一棵棵巨樹之間處處生長著縱橫交錯的藤蔓,一些巨大的樹根也從空中蜿蜒而過,在黃泉眼中,這些都是天然的通道和哨位。

    地面上則是密集的長草以及生滿倒刺的灌木,阻塞了進出的通道,哪怕是特別靈活的小獸,也難以在其中穿行。

    灌木的刺有手指大小,刺尖都是各種鮮艷顏色。按照常識,在雨林中生得特別鮮艷的東西,無論是什么,基本都有劇毒。

    這些灌木就是天然的屏障,而能夠在其中生長的長草,應該也不像看起來那樣普通,至少它們具有極為強悍的生命力,能夠和這種灌木爭奪生長空間。

    這片區域,除了過于密集的植被吞沒了大部分自然光,顯得格外陰森外,從外面倒是看不出什么特別來,植被種類和生長程度與其它地方的雨林并無二致。

    三人繞著這片區域走了小半圈,少女略略彎腰,從一根呈弧型的樹根下鉆了進去。

    樹根下生滿長草,根本看不出有通道的跡象。但是少女向黃泉招了招手,就消失在長草中。黃泉彎腰,也跟著鉆了進去。

    和雨林中那些硬得猶如鋼片的長草不同,這片草葉外表與它們長得一模一樣,卻是出乎意料的柔軟。

    等黃泉鉆了進去,才發現樹下有條長約數米的通道,他彎腰走了幾步,就鉆出長草,眼前驟然出現一片全新天地。

    長草之后,居然是一座谷地。

    央建有一座仿如蓮花花瓣似的建筑,上面爬滿了藤蔓,遠遠望去,一片青藍相間,又點綴著朵朵白色藤花。

    谷中有一潭池水,一端起自中央建筑,池面上蕩著漣漪,似是活水。而在谷地周圍,則散落著十幾座大小不一的建筑,形狀也是各異,但大多是弧形屋頂,一直延伸到地面。

    谷地不大,直徑差不多只有幾十米,卻自成天地。

    周圍合抱的巨樹樹冠交織在一起,卻在中央神奇地留出一塊天然空白,讓陽光直射了進來。是以谷中景色明媚,和雨林里的陰沉晦澀截然不同。

    一進入山谷,灰鷹、飛箭和遙都是精神一振,明顯放松下來。而黃泉則感覺像是走入一個充滿濃郁生機的全新世界,全身上下如同饑渴海綿,拼命吸收著周圍的生機,肌體一片片緩緩舒張蘇醒。

    忽然,黃泉耳中響起輕微的咔噠噼啪聲,視野里也開始出現一些雜亂線條。這是他體內裝置的一些微型設備重新開始運作的跡象。

    不過經歷了萬年時光,早就遠遠超出這些設備的理論保有年限,究竟有多少能夠正常使用,還很難說。

    然而讓黃泉震驚的卻不是這些設備能夠用了,而是它們再次啟動本身。

    這些植入體內的微型設備,實是帝國當時最高技術的體現,它們各有各的用途,其中大的不過發絲一般,小的簡直就是一粒塵埃。但即使以帝國當時的技術水準,也無法讓這么小的設備攜帶長效能源。

    因此,驅動這些設備的,并不是普通能源,甚至也不是黃泉自身的生命能量,而是圣輝!

    圣輝,是帝國時代的一項絕密技術。大部分人對它的了解,只有“圣輝”這個名詞。而接觸過它的人,也就知道那是一種極為強大的能量,來自“圣輝石”,僅此而已。

    許多禁衛戰士,包括所有龍騎,那超乎常人想象的強悍身體,都是源自于圣輝。沐浴在圣輝之下,人體就會從內而外逐漸變得更加強橫有力。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承受圣輝的力量。

    只有身體強度達到禁衛軍戰士標準的人,才能挺過最初的照射,并且在整個改造過程中,有過半的人中途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生長出各種畸形組織。余下的幸運兒中,又有很多會變得性情暴躁嗜血,壽命也大幅縮短。

    黃泉卻是一個例外。

    他只記得,自己似乎從懂事時起就經常站在圣輝石下,沐浴光輝。而禁衛軍其它戰士則是必須站在極遠處,短暫照射圣輝,并且落在他們身上的還是經過層層過濾的圣輝。

    父皇和母后是否曾說起過這是為什么嗎?黃泉想了想,卻發現腦海里一片朦朧。

    沉睡了一萬年之久,很多記憶都已模糊,甚至消失,和圣輝相關的就更是如此。

    然而在這一刻,他仍可以斷定,游離在山谷中的那股神秘力量,就是圣輝!只不過此刻圣輝的力量十分稀薄,甚至比禁衛戰士所沐浴的圣輝還要稀薄得多。

    這點力量,或許可以激發黃泉體內的一點設備,然則想要將它們成功重啟,卻相當困難。

    但是,這里怎么會有圣輝?!

    即使在帝國鼎盛時期,圣輝也是最高機密。眼下在一個幾近原始的小小聚落中,卻出現了圣輝,怎不異常?

    黃泉不動聲色,只當沒有感知到圣輝的存在,默默地站在少女身后。這谷地如此之小,就是徹查一遍也花費不了多少時間。現在無須著急,只要慢慢觀察,總會有機會的。

    一進入谷地,少女就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高舉雙臂,叫道:“我回來了!看看我們帶回了什么?”

    谷地稍稍熱鬧了些,從各個房屋中大約走出二三十人,他們看到灰鷹高舉過頂的狒妖頭顱,頓時沸騰了。

    “狒妖!”

    “天啊!他們殺掉了一頭狒妖?這怎么可能?”

    “難道是撿的尸體?”

    “不可能!你看切口的血跡還很新鮮,絕不是死尸!”

    幾個小孩子跑了過來,圍著灰鷹又跳又叫,想要去夠狒妖的腦袋。這里的小孩都有出眾的跳躍力,灰鷹生得高大,又是高舉著狒妖頭顱,但哪怕是剛到一米的小孩子,跳起來也能勉強碰到狒妖的腦袋。

    中央大屋的側門打開,十余人從里面走出。他們大多上了年紀,為首的老者臉上全是皺紋,眼珠也有些混濁。所有人中,就只有他手持一根纏繞了彩帶的木杖,也最受眾人尊敬。

    灰鷹看到老人,跑過去半跪于地,將狒妖頭顱獻上。飛箭也在一旁,獻上了心臟和肝臟。

    老人眼中閃過震驚,檢視過狒妖的頭,再看過臟器,連連點頭,道:“好,好!看來我們聚落又要增加一個強大圖騰了。就是那些中等聚落,也未必能像我們一樣,擁有三件強大圖騰。”

    他的目光又轉向狒妖的臟器,蒼老的臉上顯出激動和期待,“有了這些祭品,先祖之魂一定會顯靈的!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先祖會傳下什么樣的知識。”

    “最好是格斗技!”灰鷹也是一臉期待。

    “如果能有更好的戰弓制法,我們打獵不就更輕松了嗎?”飛箭另有想法。

    周圍圍著的人也是七嘴八舌,各有各的設想。

    遙提高了聲音,道:“靜一靜,聽聽長老想要什么!”

    眾人都安靜下來,看著中央的老者。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