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死亡將至 > 弟005章 迷幻蜘蛛
    在這個陌生的神秘海島,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八百多人中終于遇到一個同胞女孩,陳默心情大好。

    讓斯諾林收起刀,兩人朝著林雨菲走了上去。

    雖然這兩人救了自己,不過林雨菲對他們也還保持著警惕之心,見兩人走來,輕輕邁了一下腳步。

    看到她的動作,陳默也停下了腳步,用異常善意的眼神道:“你別怕,我們都是大華人,我對你沒有半點惡意,不會加害你,之前在草叢中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想叫你,可惜你跑得太快了。”

    林雨菲只是看了陳默半晌,就似乎是相信了他的話,平靜道:“突然看到你們兩個人趴在草叢中,其中一個還拿到刀,我自然要跑,在這個地方,任何人都會是我的敵人。”

    陳默無可厚非的點頭:“但你也知道,想要在這個鬼地方生存,你一個女孩,想要活到最后是很艱難的,如果你下次再遇到像剛才的事,可就沒這么好運了,我之前和斯諾林也是這樣,我們都需要朋友,不如你以后就跟我們一起吧!”

    “我能信你嗎?”

    林雨菲遲疑著,眼神突然有些茫然。

    陳默道:“我雖然不敢保證我們能不能活到最后,不過我能保證,只要我不死,我也不會讓你死,你我都是同胞,你相信我總比相信其他人要好吧!”

    林雨菲盯著陳默看了半晌,最終微微點頭:“好,我相信你。”

    陳默這才欣然一笑。

    這個時候,斯諾林也拿著刀朝著那條河走去,他準備把刀上的血跡洗去。

    不過,看到他動作的林雨菲頓時大叫道:“別碰那條河的水。”

    “嗯?”斯諾林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林雨菲凝重道:“這條河有古怪。”

    陳默頓時也看了過去,果然,這一看才發現原來這條河的水雖然在流動,但是流動的幅度很小,而且感覺死氣沉沉的,沒有半點生氣,那河水也很清亮,能看到河底的鵝暖石,但是那河中竟是沒有半點生物,甚至一根水草都沒有。

    按理說,這種叢林之中的河中,就算沒有魚也會有其他生物的,可是連水草都沒有就肯定很古怪了。

    面對兩人困惑的神情,林雨菲道:“我昨晚來到這里時,原本也是想在這條河里洗個澡的,不過在我之前,我看到了三個人渡河,很快,這三個人沒走幾步,就迅速的與這條河水化成了一起,你們看…”

    說著,林雨菲撿起之前陳默的那根木棍,伸進了河里,在陳默和斯諾林驚駭的眼神下,那觸到水的部分冒起了白煙,等林雨菲將木棍拿出來時,那之前沒入水下的棍子已經不在了,就像是被化掉了一樣。

    陳默和斯諾林面面相覷。

    林雨菲道:“這條河的水會腐蝕,像硫酸一樣,若不是我知道這條河有古怪,剛才我早就渡河過去了。”

    斯諾林吞了吞唾沫,感激的對林雨菲笑了一下,若不是林雨菲提醒,他真不敢想象后果如何。

    陳默也是脊背發涼,這一整條如硫酸一樣的河,簡直太可怕了。

    隨后,陳默和斯諾林將剛才殺掉的那兩個人扔到了河里,果然,一陣陣白煙冒起后,這兩人的尸體就不見了,融入了水中。

    兩人倒吸一口冷氣,這才真正知道這條河的腐蝕性有多強。

    此時也到了中午時分,三人遠離那條河,找了一個草叢坐了下來。

    陳默和斯諾林將剛剛得到的生存點兌換了一些食物,陳默也給自己換了一把長刀,斯諾林還大氣的兌換了一只燒雞。

    讓陳默和斯諾林驚訝的是,林雨菲這個女孩居然自己也有兩百多的生存點。

    閑聊之下,陳默這才知道,原來林雨菲是大華一所高校的心理學研究生,是在電腦上查資料的時候來到這里的,據她說,她昨天來的時候并不在這里,而是在叢林更深處,她昨天從叢林中一路出來時,就遇到了不少人,但她都自己悄悄躲過了,昨夜來到這里。

    怪不得她的心理素質極強,面對剛才斯諾林捅死那兩人的時候,她都表現得異常平靜。

    想想也是,若是普通女孩,突然降臨在這么一個陰森的叢林里面,恐怕嚇都嚇死了,沒有極強的心理素質又怎么能在這里面活上一天呢!

    聊著聊著,自然也就聊到了昨夜。

    聽到陳默說昨夜的那種凄慘叫聲,林雨菲也點點頭,說知道,她昨夜距離那五人第一次慘叫的地方并不遠,不過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并沒有看到任何可怕的東西。

    這就讓陳默和斯諾林越發的覺得奇怪了,那五人那種驚恐的眼神可不是假的,如果不是看到了可怕的東西斷然是不會有那種眼神的,至于他們為什么要撞死在礁石上,這現在還是陳默和斯諾林難以理解的。

    “他們的死與那蜘蛛有關。”

    就在這時,三人身后的草叢突然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將三人嚇了一跳,本能的連忙起身,迅速的遠離那叢草叢。

    很快,草叢中走出來一個白發白胡須老人,有一雙看起來很和藹的眼睛,身高不算高,但骨瘦如柴,看起來很是弱不禁風,比陳默和斯諾林還要矮上一頭,手里還杵著一根棍子,目測沒有七十歲也有六十幾了。

    這老者見三人一臉警惕的樣子,出聲道:“我叫列得,是俄國人,你們也可以叫我老列得,我的幾個調皮學生都這么叫我。”

    看這老者這副模樣,陳默和斯諾林也放了心,對他剛才的話好奇問道:“那蜘蛛到底是什么?”

    老列得看了一眼三人面前的食物,道:“給我一點吃的,我就告訴你們。”

    陳默啞然,揮手招他過來,然后給了他一塊面包。

    老列得坐在地上,一邊津津有味的嚼著面包一邊道:“這蜘蛛我暫且稱它為迷幻蜘蛛,它是一種可以釋放神經毒素的蜘蛛,這種毒素能讓人產生幻覺,它們那藍色的肚子中就是它們的毒液,只要咬到人,那毒液就能滲透到人體之中,對神經產生影響,你們說的那五人我昨晚也聽到了他們的叫聲,他們應該就是被這種蜘蛛咬到,然后產生了幻覺,他們之所以那么驚恐,應該是在幻覺中看到了令他們害怕的東西。”

    “你為何如此肯定?”

    陳默大吃一驚。

    老列得笑笑:“我昨晚親眼看到那五人產生幻覺的樣子。”

    說著,老列得從兜里拿出了一只發癟的蜘蛛,正是陳默和斯諾林看到的那種。

    老列得道:“我昨晚也被這種蜘蛛襲擊了,它爬到了我的脖子上,但是我發現得早,它沒咬到我,被我拍死了。我是一個生物學家,昨夜我看到那五人在叢林中不停的嘶喊,叫聲很凄慘,四處亂撞,原本也很奇怪,因為我什么也沒看到啊,他們為何如此驚恐?但是在我拍死這只蜘蛛,看到了它們那藍色肚子中的毒素后就想到了一些,這應該就是一種神經毒素,他們正是被這種蜘蛛咬了,所以才產生了令他們恐懼的幻覺。”

    斯諾林連忙接話:“他們五人撞死在了叢林外海岸邊的礁石上,我們發現他們每人的脖子處都附著這種藍色蜘蛛。”

    老列得點頭:“那我的猜想就是對的,幻覺令他們驚恐,痛苦,至于為何會撞死在礁石上,應該也是幻覺所至,不過他們產生了哪些令他們可怕的幻覺,我就不知道了。”

    說完,老列得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手中如標本一樣的蜘蛛:“可惜了,這種蜘蛛我還沒見過呢!僅憑我多年對生物的研究猜想而已,要是能知道它那種神經毒素的作用簡直就是太完美了。”

    明白了這怪事之后,陳默和斯諾林也就釋然了不少。

    當然,在明白的同時,一股更加覺得冷颼颼的陰風襲透了包括林雨菲在內三人的身體,昨夜那五人就是在這附近遇到的藍色蜘蛛,要是此刻幾人遇到的話,被咬到就太倒霉了。

    斯諾林伸了個懶腰,連忙起身道:“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快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吧!”

    陳默點頭:“先回海岸。”

    “能帶上我嗎?”老列得可憐巴巴的看著三人。

    陳默點點頭,只要是看得順眼,對他們沒有惡意的人,多一個朋友自然要好一分,更何況這老頭說自己是個生物學家,有這樣的一個生物專家在,對他們以后的生存會是一份很大的助力。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