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全能照妖鏡 > 第六十五章 青玄樂(求收藏,推薦票)
    無悔城!

    一間小屋,并不大,但卻洋溢著喜氣洋洋……大紅喜字,大紅對聯……這是一對新夫妻的婚房。

    “娘子,有時是在過度勞累之后,好像身體被掏空……我,真的不行了……”

    “相公,一會奴家為你燉碗腰子湯,把透支的補起來……奴家、奴家,還沒飽,想要……”

    “唉,你這小妖精,待我將你捅到床頭柜里……”

    被子一甩,二人正要掀起一場大戰……陡然間,一只綠幽幽的瞳孔,出現在床頭,鬼火一般閃爍著……那是一只胳膊長的大老鼠。

    “啊!”

    凄厲的嘶吼,差點掀開房頂。

    小妻子瑟瑟發抖,丈夫也是覺醒了三根靈脈的壯漢,拿起砍刀就朝著老鼠砍去。

    咔嚓!

    砍刀斷裂,老鼠毫發無傷。

    “這是……毒鼠……娘子,對不起,我無法保護你。”

    丈夫抱著妻子,面如死灰……面對這種兇妖,他沒有任何生存機會。

    吱!

    毒鼠化為一道綠光,眼看就要咬斷他們喉嚨……電光火石間,一道寒芒掠過,似乎連空間都生生割裂……那毒鼠宛如一塊朽木,竟然被劍光斬成兩節。

    “在下武龍宗白頁龍……還請你們,先穿好衣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竟然……這毒鼠也煞風景,剛看到興起……”

    白頁龍眼圈的石灰忘了擦去,明顯是貓在某個小洞洞偷窺的痕跡。

    一間老屋子,白發蒼蒼的年邁爺爺,正在教孫子下棋。

    那是個白胖胖的可愛小孩。

    陡然間,房屋震蕩……一只獠豬破門而入……小孩那白里透紅,新嫩多汁的皮肉,令獠豬口水亂淌。

    “爺爺!”

    小孩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轟隆隆!

    遠處,宛如有一道流星,破空而來……一聲巨響之后,那獠豬頭蓋骨,直接被一拳轟成碎片。

    “在下煉血軍營黃靈靈,莫要驚慌。”

    “姐姐,你好漂亮,和天上的仙女一樣。”

    小孩眼珠子一閃一閃。

    “瞎說什么大實話!”

    黃靈靈落荒而逃。

    短短十幾分鐘,無悔城每個街道都是兇妖……九大派新任弟子,勢如破竹……拯救了一條又一條的人命……有七彩法袍加持,他們如虎添翼。

    在守軍的配合下,無悔城傷亡并不大。

    “糟糕,兇妖越來越多……這樣下去,無悔城遲早崩潰。”

    一刀劈斷黑蟻蛇頭顱,何江歸抬頭望著天空,一臉憂愁。

    他們不可能將兇妖一次屠殺干凈,而天空兇妖還在源源不斷下落,疊加之下,兇妖浪潮形成,他們自保都是問題……何談守護平民?

    ……

    “必須將空間通道堵住,哪怕堵住一半,也能防止兇妖浪潮形成……無悔城若被屠城,我們就輸了。”

    天幕中央,中樞院大長老面色凝重。

    “我去吧!”

    這時候,無悔戰場中央,紀東元高高舉起右臂。

    砰砰砰砰砰!

    一連五聲脆響,他胳膊上的黑色印記,直接碎裂……【魔柳七封典】第五封。

    轟隆!

    無形的綠光陡然爆裂開來,宛如平靜的湖水里,落入巨石,漣漪擴散幾十里。

    唰唰……唰唰……

    方圓十里,所有巨樹草木開始無風搖擺,紀東元長袍飛揚,瞳孔呈墨綠之色,宛如草木之君王,根莖之大帝……

    一步,草木為梯!

    枝葉在瘋長,纏繞編制……紀東元腳下,竟然出現一道樹木匯聚而成的空中階梯。

    半空之上,紀東元雙臂舒展,如天地之龍。

    地面之下,萬樹臣服,一根根藤蔓交織疊加,竟然匯聚成一條布滿倒刺的猙獰藤龍,長嘯九天。

    “百穴成圣!”

    一聲怒吼,紀東元渾身上下,所有被激活的穴位,釋放出滔天木靈之氣,滾滾不息,源源不斷,令天下震蕩。

    這是……大圓滿!

    木龍席卷,每一次掃動,便有雨點一般的兇妖尸體落下。

    他一人、一龍……擋住了空間裂縫三分之二的兇妖。

    剩下的三分之一……九大派天驕,足以掃蕩,哪怕有些傷亡,也在承受范圍內。

    ……

    “紀師兄威武,青木宗萬歲!”

    無悔城內,青木宗所屬,一聲歡呼吶喊……木靈五行體,如此恐怖。

    “唉,我終究不如他。”

    何江歸苦笑一聲,繼續帶領青木宗所屬廝殺。

    “青木宗收了一位好弟子。”

    大長老點點頭。

    “百穴全開,真不知道是哪位伯樂,能如此悉心培養……木靈五行體的成就,不比王君塵差。”

    稍后,大長老眉頭微皺。

    紀東元渾身穴位,幾乎是全部開啟,根基大圓滿……這種極限,就連少年成名的王君塵都做不到啊。

    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少年……不簡單。

    “慚愧,慚愧!”

    青木宗使者微微點頭,看似謙虛,卻一臉驕傲。

    擁有這種妖孽弟子,下次九大派比武,他青木宗一定是前三候選人。

    其他宗門使者一臉寒霜,沒辦法,紀東元是木靈五行體,他們無法教授。

    “別高興太早,看天空。”

    紫海宗使者臉龐凝重,無悔戰場上空,一道黑袍人影,三根狐尾沖天而起,他閑庭信步,緩緩朝著人間界逼近。

    狐三野!

    他雖是金丹強者,但在空間裂縫內,被迫與天地爭鋒……他或許下一個呼吸就會闖進來,或許需要一整天,也可能死在裂縫中。

    但沒人會樂觀,等他闖入,生靈涂炭。

    ……

    “此人乃兇妖界,黑狐城城主,狐三野……他若是突破空間裂縫,實力會被壓制到筑基中期……一天,你們必須擋他一天時間……一天之后,我會斬了此獠。”

    這時候,光幕中央,一道絕色傾城的少女,緩緩抬頭。

    “九公主?拜見九公主!”

    九大派使者紛紛震驚,連忙抱拳一拜。

    這可是有希望踏入元嬰的超級強者,他們都只能仰視的存在。

    “現在不是繁文縟節的時候,切記,這場戰役的關鍵,是擋住狐三野一天時間。”

    九公主發絲飛揚,圣潔無暇。

    “哈哈,就憑一些靈脈覺醒者,擋我狐三野一天?青玄樂,你還記得青玄天是怎么死的嗎?堂堂青古國皇族大太子,被我妖族剝皮抽筋,受盡折磨……哈哈!”

    空間裂縫內,狐三野一聲譏笑。

    “狐三野,如果你落入我手中,我皇兄的痛苦,你會承受十倍。”

    青玄樂美眸里一點寒光,匯聚成憤怒旋渦。

    老大、老二已經死在戰場……現在的太子,是三皇子殿下。

    ……

    “筑基中期嗎……我可以試試!”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間,一道白發白袍的少年,冷漠走出。

    以冰霜為橋梁,化作一步步空中階梯。

    王君塵白瞳冷漠,緩緩朝著天空走去,如履平地。

    空間通道旁,王君塵如掌控冰雪的神靈,方圓十里,到處是刺骨寒風。

    萬千冰雪,嚴陣以待。

    誰都不知道狐三野什么時候過來!

    上空之中,兩大靈體懸空漂浮,儼然成為希望之光。

    ……

    轟隆隆!

    然而。

    噩耗未止。

    無悔城上空的空間通道擋住了……可無悔戰場上空……還有一道。

    吼吼吼!

    大地顫抖,巨蹄踏下,一道漆黑裂縫遠遠蔓延開來。

    黑粽象!

    這種毀滅級的兇妖,悍然從無悔戰場沖出,長鼻怒甩,大地龜裂……目標,無悔城。

    ……

    興奮的氣氛,瞬間墜入冰谷。

    這還怎么守?

    根本就是必死無疑的戰爭。

    哪怕兩大靈體有逆天之能,一人擋住狐三野,一人擋住空間通道……

    可另一個空間通道怎么辦?

    那一百頭黑粽象怎么辦?

    ……

    絕望!

    無論是中樞院的長老,還是太子亦或者九公主,都是一臉絕望。

    一天時間!

    黑粽象是活體攻城器械,靠這些靈脈期少年,那命填,都不夠啊。

    無悔城內,那些意氣奮發的少年,紛紛恐懼顫抖,有的人一屁股坐下……面對黑粽象,哪怕第二梯隊最強的何江歸,都抵擋不住啊。

    滿城百姓,早已大亂。

    “哈哈哈哈……無悔城十萬人,血流成河……哈哈!”

    上空一聲嘲笑,隨著黑粽象的出現,懸在無悔城上空的鬼頭鍘刀……終于……下落。

    ……

    “二弟,早知道沒有勝算,當初就應該扔了這個破名譽,和三弟共患難,共吃火鍋。”

    天空之中,王君塵嘆息著搖搖頭。

    “九大派使者,目光短淺,放著真龍在眼前,竟然只給個外宗……算了,以我們兩的實力,自保沒問題,無法兼顧天下了……如果有小三在……可惜……”

    轟隆隆!

    紀東元一聲嘆息還未落下!

    陡然間,天崩地裂,無邊無際的火光硝煙,將十里大地,直接掀翻。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