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長樂歌 > 第六百零六章 到達
    兩天后,陸云四人跟著海船在遼東靠岸。在這里,太平道的教徒會將物資轉運到河船上,然后沿大凌河逆流而上,送去五十里外的太平城。

    陸云他們卻沒有再上河船,一來河船太小,難以藏身,二來這點距離對大宗師來說,步行比坐船還要快上許多。

    于是四人悄無聲息離開了簡陋的碼頭,先往西行了十余里,然后疾行北上四十里,過午時便到了太平城南的大嶺山附近。

    與冬日里銀裝素裹,萬里冰封的景象截然不同,站在大嶺山上眺望太平城周邊,滿眼皆是郁郁蔥蔥的景象。阡陌相交的農田中,許多百姓在忙碌,還有漁人在河上捕魚,樵夫在林中砍樹。還有牛車、騾車載著貨物駛過鄉道,好一派農忙景象。

    “這就是我的家啊,兩年了,我終于回來了……”蘇盈袖張開雙臂,深吸著大凌河平原濕潤的空氣,歡喜的對陸云和天女三人介紹道:“歡迎來太平城。”

    看著山下忙碌的景象,天女也是一愣怔,這場面跟她們天師道宣傳的,太平道乃魔教,太平道教徒都是不思勞作、只知殺戮搶奪之魔鬼的說法,似乎大相徑庭。

    “怎么樣,道聽途說不如眼見為實吧?我沒騙姐姐吧?這太平城的教徒跟大玄百姓,沒有任何區別吧?”蘇盈袖得意的看著天女。

    “還不能這么快下結論,等我觀察幾天再跟你辯論。”天女心中多年養成的信念,自然不會輕易動搖。

    帶著心中的疑問,她跟在三人后頭下了山。

    。

    山腳下,便是大片大片的農田,陸云四人原本準備直接穿過農莊,到太平城下再做打算。

    誰知他們剛走到山林邊,在前頭帶路的蘇盈袖忽然站住了。

    陸云三人不明就里的跟著站住腳,還沒問蘇盈袖怎么回事兒,便聽一聲粗暴的吆喝聲。

    “老東西,不許偷懶!”

    然后便是刺耳的皮鞭聲,老人的慘叫聲,還有小孩子的哭喊聲。

    “不要打我爺爺……”

    “臭小子,不老實干活連你一起打!”

    陸云奇怪的循聲望去,便見林邊地頭上,一個太平道的士兵正揮舞著鞭子,狠命的抽打著一個老農。還有個八九歲的小孩撲在老農身上,顯然是想保護老人。可太平道士兵根本不手軟,皮鞭連著小孩一起抽打。

    “混賬!”天女秀眉一蹙,就要出手相救。

    卻被陸云和蘇盈袖同時拉住。

    “你們攔著我干什么?”天女古道熱腸,當初第一次見陸云時便拔劍相助,自然更看不得老人和孩子受欺負。

    “你看那邊。”陸云低聲提醒天女。

    順著陸云所指,天女才看到遠處大片農田上,到處都是拿著鞭子的太平道士兵,在監視著百姓勞作。而那些勞作的百姓,竟都是老弱婦孺,年紀大的有六七十,年紀小的只有七八歲,居然還有大腹便便的孕婦,也被逼著蹲在田里拔草。

    更讓天女無法接受的是,那些勞作的百姓,居然被士兵用繩索拴住,五六人連成一串,顯然是防止他們逃跑的。

    那些太平道的士兵各個兇神惡煞,百姓稍有懈怠,便輕則痛罵一番,重則拳打腳踢,田間地頭上詈罵聲、皮鞭聲連綿不絕。

    “這就是你說的太平道教徒親如一家?”天女怒氣勃發,冷冷看著蘇盈袖道:“那你對家的理解,怕是有什么偏差!”

    雖然怒不可遏,但她被兩人攔了一下,還是稍稍清醒過來,知道眼下最要緊的是摸清太平城的狀況再做打算,貿然出手救人,只會打草驚蛇。

    “不,原先絕對不是這樣的,至少兩年前,我離開時不是這樣的。”蘇盈袖面色慘白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打擊道:“在我的記憶里,太平道沒有兵民之分,也沒有高低貴賤,有了活計,大伙兒都是搶著干的,就連我師父和兩位護法,農忙時也會帶頭插秧的……”

    “演戲而已,什么人道樂土,果然是騙人的。”天女卻是一個字也不信了,她千里迢迢而來,卻看到這樣的景象,自然失望至極。

    “好了,少說兩句吧。”皇甫照看看天女,沒想到這斯斯文文的閨女,火氣居然不小。“來都來了,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說吧。”

    “不錯,我相信盈袖說的話,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陸云這時候,自然站在蘇盈袖這邊,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蘇盈袖感激的看一眼陸云,卻抽出了自己的手,轉身平靜的對天女道:“你給我幾天時間,讓我把事情弄清楚,若到時候你還是一樣的看法,我也不再強求,非要你認我這個妹妹了。”

    天女也覺著自己有點過火,低聲道歉道:“是我過激了。”

    蘇盈袖卻不再理她,目光透過田間地頭,落在了不遠處的河岸邊。

    “我等不到天黑了。” 

    那里有婦女在為太平道士兵漿洗軍裝。

    。

    片刻后,四人穿上了偷來的太平道軍裝,大搖大擺排著隊,來到通往太平城的土路上。

    一路上經過了不少村落和農田,所見皆是一樣的情形。兇神惡煞的太平道士兵,監視著老弱婦孺勞作,也不知青壯都去了哪里?

    很快,四人到了太平城南門外,又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只見城門上高懸著無數的猙獰人頭,密密麻麻排得老長,一眼望不到邊。

    城墻下,則是一排排血跡斑斑的木頭籠子,里頭塞滿了衣衫襤褸的教徒,都是十五六往上的青壯年,也不知在里頭關了多久,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

    四人硬下心腸,正要尋路翻墻入城,卻聽著有人在高聲大喊。

    “準備行刑!”

    話音未落,就見幾十個劊子手押著十幾個戴著腳鐐的教徒,來到了正對著城門樓的行刑臺上。

    然后劊子手將教徒按在地上,也沒有什么宣判,也沒有多余的程序,直接揮刀便斬下了那十幾個教徒的頭顱。

    十幾股鮮血噴涌而出,陸云只覺眼前盡是血紅。

    他敏銳的發現,城門樓上,有人在手舞足蹈,似乎樂不可支。

    雖然嘴上不說,但他也跟天女生出了一樣的看法,這里就是人間地獄,有魔鬼在起舞。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