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從凡間來 > 一百一十六章 風信都
    許易擺擺手,“不急不急,李都伯要慷慨陳詞可以,不如先看一段影音再噴。”

    說著,許易掌中現出一個如意珠,光影顯現,一段段畫面流露出來,正是眾人依次在密室向他表態輸誠的畫面。

    許易要的不多,只要諸人交出一個把柄,讓他握緊了,便放眾人離開。

    而且他也說的明白,只要眾人不搗亂,肯聽命行事,一切照舊。

    和隨時要失去權柄相比,被雷赤炎拿捏把柄,無疑成了最不壞的選擇。

    李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道,“瘋了,瘋了,這等條件,他們怎么會接受,怎么會接受……”

    原來,彼時,他率先求饒,被許易引入密室后,許易道出要掌握他把柄的條件后,立時被李康拒絕。

    在李康想來,輸誠已經是最多了,掌握他的把柄,等若是捏住了他的命門,想也休想。

    何況,此等條件,想來沒有人會同意,他又何必答應,法不責眾,他不信許易敢將局面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李康萬萬沒想到,第二個走進密室的人,會想:連李康都同意了,場中還有無數人同意輸誠,我作甚要死扛,答應便答應了吧。

    就這樣,缺口一點點被打開,直至徹底崩潰。

    此刻,李康被放出來,眼見得如意珠中的畫面,最后的堅持也松動了,眾可降,我亦可降,沒什么了不起。

    就這么著,李康也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

    月上柳梢的時候,許易來到了龍文章的府邸。

    不是龍文章請他的,是他主動造訪的,提了兩壺黃酒,一條白斬雞,算是沒有空手登門。

    聽到許易登門的消息,龍文章著實吃了一驚,

    事實上,他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召見許易,今天發生這么多事,他已經聽說了,而且他的如意珠也險些被呼叫成了熱線,找他過話的不計其數。

    他之所以猶豫,還是聽從了他的心腹謀士左先生的緣故,讓他不要攪入其中。

    事實證明,那個雷赤炎強悍得不像話,這個時候,實在沒必要為了旁人,沖上去,直面此獠,當三思而后行,看準了再動。

    可他怎么也沒想到,他沒召見許易,許易反而先找上門來。

    他想過讓門子婉拒,但左先生說,既然人家找來了,避而不見不是辦法,他找過來,總比我們找他要好,從此人行事的風格看,絕對不是莽夫,根本就是謀定而后動,既然敢找上來,多半已經有定級了,先聽聽他的意見,再做打算也不遲。

    龍文章素來深信左先生,便依照他的建議,將許易召見入內。

    “見過龍統御。”

    許易大禮參拜,絲毫不像是狂悖之徒。

    龍文章擺擺手,“不必講這些虛禮,此番找龍某所為何事?”

    許易視線在左先生身上流轉,龍文章道,“此乃我心腹謀士,什么事,我都不避他,你有什么話,直接說吧。”

    單獨面對雷赤炎,龍文章總覺得不穩妥,眼前這家伙虛虛實實,讓他摸不準脈,他需要左先生在側,為他掌舵。

    許易道,“雷某此來,乃是通報我捕盜司新近發生的狂悖大案,關于宋懷山和段明宇藐視陰庭,當眾撕毀公文的大案,要案……”

    龍文章道,“此事我也聽說了,此二人狂悖無禮,的確該罰。只是二人身份貴重,又多立有功勞,好在總算沒有造成大的后果,依我之見,還是寬大處理吧。”

    許易道,“統御大人高見,我亦作此想,打算將二人押入典獄,好生調教,總要將二人身上的匪氣磨完,才堪使用。”

    龍文章暗暗舒了口氣,他就怕雷赤炎胡干蠻干,往死了干,現在看來,這個雷赤炎真如左先生所言,扮豬吃虎,表面粗豪,實則心細如發,兼之陰損至極。

    不過,不管怎樣,許易能答應不往大了辦宋懷山和段明宇,便是好事一件,眾人托付他的人情,他總算能收下了。

    “雷大人執法嚴明,龍某佩服。不過,雷大人初來乍到,事情繁重,若是為了宋懷山和段明宇這兩個狂悖無禮之徒,而耽誤了大事,那就萬萬不值了,這樣吧,這兩個狂悖之人,還是押過來,本官親自責罰,總要將二人身上的匪氣磨盡,才送回給雷大人。”

    龍文章開始得寸進尺。

    許易道,“些許小事,勞動統御大人,雷某惶恐。還有一事,報請大人知曉,根據諸位都伯的提議,下吏的附議,捕盜司決議將各都的風信隊伍抽調出來,組建第十九都,風信都,專司情報打探之事,不知大人以為如何?”

    這是許易向龍文章開出了條件。

    所謂風信者,乃消息也。

    許易決議組建風信都,絕非心血來潮,而是早有謀劃。

    掌控捕盜司,不是他的本意,掌握消息,才是他的目的。

    且不說,消息靈通的意義重大,單是他要在三月之內誅殺兩大上了邪魔榜的魔頭,就非消息靈通而不能辦到。

    所以,掌握一支風信隊伍,勢在必行。

    而此事,他在眾人輸誠之際,也將此條件加了上去。

    眼下,統合各都的消息隊伍,對他而言,已經沒有任何難度了。

    真正的難度,還在于龍文章處,他需要龍文章放權,他才好定下編制,網羅人馬。

    龍文章著實驚到了,才要拒絕,便聽左先生傳出意念道,“讓他說下去,這人不可能就拿這點東西,來換一個風信都。”

    當下,龍文章到嘴邊的話,便又咽了下去,盯著許易,不作表態。

    許易道,“大人以為雷某是何等樣人?”

    這下連左先生也動容了,實在不明白這家伙一下子將話題扯到三萬里外去了。

    龍文章道,“雷大人能在逆境中,謀取捕盜司司伯之位,自然是有勇有謀之人。”

    他知道許易要聽的自然不是這個,只是雙方交淺,犯不著言深。

    許易上位,也是他不樂意見到的,許易弄翻了宋懷山,也是他不樂意見到的。

    若不是此人行事謹慎,處處妥帖,讓他拿不住把柄,他早就趁機發作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