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從凡間來 > 一百一十五章 輸誠
    宋懷山甚至忍不住懷疑雷赤炎,到底是不是二境修為,怎的就強到了這等程度。

    段明宇也慌張到來極點,急聲喝道,“我等乃陰庭命官,雷赤炎,你敢私殺不成。”

    他卻不知道,許易若真要私殺,禁火籠網的威力全力開啟,瞬間便能要了他的小命。

    便見許易沉聲冷喝道,“看來你二人還是冥頑不靈,不知悔改,當眾撕毀上官公文,此乃藐視陰庭的重罪,念在爾等初犯,某將二人打入典獄,細細調教,爾輩還不服么?”

    話音方落,禁火籠網威力陡然加大,兩人竟抵抗不住,竟雙雙昏死過去。

    許易大手一揮,涌出兩隊甲士拖了二人便走。

    許易思路很清晰,他弄出公文來,本就是挑逗眾人,宋懷山和段明宇主動跳了出來,毀了公文。

    若真論罪,絕對是重罪,但真往重罪上論,處置權就不在他手中了。

    故而,他來了個重罪輕罰,將兩人的處置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堂堂都伯,竟敢當眾撕毀公文,我看這捕盜司的風氣是爛透了,你們都不必走了,都在這里待了,本官看這捕盜司的風氣,不整頓不行了。非但如此,我查驗了資料,近年來,捕盜司的工作效率,極其低迷,風氣日差,天下群魔亂舞,捕盜司卻毫無建樹,依照本官看來,都是爾輩無能瀆職。本官決定,不止要開展整風運動,還要開展自查自糾活動,讓各都自己將問題暴露出來。”

    毫無征兆之際,許易又下了猛藥。

    霎時,所有人都繃不住了,這回不再是譏諷,呼喝,而是同聲悲愴,齊齊請雷大人千萬要收回成命。

    這幫人算是看明白了,眼前的這位雷大人,分明就是索命閻羅,眼中根本就沒有官場規矩。

    適才,他們也猖狂過了,可他們再猖狂,都是在規矩范疇之內,認罪認罰,可這位雷大人,根本不管三七二一,直接抓人,用手段禁錮人,渾然不管這樣弄下去,會掀起怎樣的狂浪。

    當今官場,不怕誰不講規矩,就怕那些渾然不把規矩當一回事的,根本不懼怕漠視規矩,隨之而來的瘋狂報復。

    眼前的雷大人,分明就是這種人,沒有靠山不說,還無視眾人的靠山,這種人在官面上注定走不遠。

    可走不遠是將來,眾人的麻煩,近在眼前。

    整風活動,還好說,大不了陪著雷大人耗在此處就是了,可怕的是這人還要弄什么自查自糾活動。

    什么自查自糾,分明是鼓勵那幫心懷鬼胎的家伙,往上捅他們的黑材料。

    捕盜司是一個江湖,各都同樣是一個江湖。

    捕盜司內有紛爭,各都內的紛爭,從來也不曾斷絕。

    如今,他們被雷赤炎用整風的手段,禁錮于此,緊接著,這雷大人再招來他們的副手開會,可以想見,會議一旦結束,就是他們大權旁落之時,畢竟,要在此地待上數月,即便是最沒有野心的副手,怕也忍不住品嘗大權在握的滋味。

    更要命的還不是這個,而是那個自查自糾,什么狗屁自查自糾,翻譯過來,簡直就是明擺著告訴那些掌握權柄的副手,將他們這些都伯在任時的黑料往上捅,他雷大人會做主的。

    易地而處,這些都伯怕是自己都不能忍受這等誘惑,既能搶了都伯的權力,能一腳將諸位都伯踩進污泥中,從此不必擔心報復,傻子也知道該如何選擇。

    許易揮手阻住滿場喧鬧,“收回成命?不存在。爾等既不安心為官,實心任事,我自然只能讓聽話的,能干的上,決不能放任爾輩尸位素餐。”

    “大人,我等知錯了,知錯了。”

    終于有人忍不住了,當即認錯。

    十八位都伯,最跳的兩個已經躺倒被拖走了,剩下的,自然不可能都是硬骨頭。

    一任都伯,可是一方諸侯,麾下兩三千人馬,乃是正經的實權官員。

    要謀得此職,不知要費多大工夫,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著無敵的背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硬頂著和許易繼續打擂臺。

    這個職位若是丟了,不僅意味著身份的沒落,其背后承載的巨大利益,也將和自己無關,轉而屬于他人。

    其中利弊,只要細細掂量,誰都能估摸清楚輕重,輸誠也就是難免的了。

    許易點頭道,“很好,你是十三都都伯李康吧,是個有天良的,還堪挽救,這樣吧,你我換個地方談,你們在此等候。”

    說著,便領了李康進了密室,余下眾人嘈切不絕,議論得越發激烈了。

    不過二十余息,許易行了出來,不少人伸長了脖子往后打望,卻是不見李康的蹤影。

    終于有人忍不住了,出聲問詢,許易道,“李都伯是個有天良的,幡然醒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處,我已經原諒他了,放他先行離開了。”

    嘩!

    滿場震動,誰也沒想到是這種局面,如果能離開,龜孫子,兔崽子,才愿意待在此處。

    “雷大人,我也有話要說。”

    “雷大人,我也知錯了,還請雷大人網開一面。”

    “…………”

    堡壘從來都不是外部攻破的,而是從內部率先垮塌的。

    不消片刻,整個攻守同盟,便被許易打破,鼓噪著要輸誠的,占了絕大多數,僅剩幾個硬骨頭的態度也明顯沒那么堅決了。

    許易擺擺手道,“慢慢來,按順序,不著急,我記得誰先誰后,陳凡都伯,你先來吧。”

    轉瞬,半柱香過去了,場間就剩了最后三人,所有的人離開后,都不再回來了。

    “三位,看來整個捕盜司的好漢,就剩了你們三位,很好,那三位就在此處……”

    許易話音未落,便被打斷。

    三人幾乎同時表態,愿意輸誠。

    勇氣往往是在同伴慢慢消失時,開始崩碎的。

    又過了半盞茶,整個大殿,終于空空如也,許易揮揮手,兩名隨侍,將一個人帶了進來,正是第一個被許易帶入密室的李康。

    李康臉上寫滿了倔強,“不必說了,大人愿意整風,便整風,愿意自查自糾,便自查自糾,我就不信龍統御會坐視大人胡作非為,讓李某不戰而降,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