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672章 來自魏書教授的助攻
    帝都,味道小館。

    “唐韻,怎么回事啊???不是說晚上一起慶祝你的畫展嗎??怎么約我們來這了???”

    程璐朝著唐韻有些不解的說道。

    不止程璐,一旁的丁詩雅同樣有些關心的問道:“唐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行了,你們先別說話了,讓唐韻說。”

    田蕾微微擺手說道:“是不是那個呂夫蒙欺負你了???”

    身為律師的田蕾見的人多了,她不像唐韻、程璐、丁詩雅這么傻白甜,可以說田蕾一開始就并不喜歡呂夫蒙,更不要提呂夫蒙追求唐韻是為了代理唐韻的畫,當唐韻的經紀人了。

    “沒有,你說到哪里去了??”

    唐韻微微擺手:“我就是突然之間有些迷茫。”

    “迷茫???”

    程璐不解的問道:“你迷茫什么啊???我才迷茫呢,我現在的劇本都沒有人要了,甚至我工作室的那些小朋友們都覺得我過時了,仿佛一過了34歲就成了沒有人要一般,我現在已經快要被我媽逼著相親了,倒是你唐韻,我看呂夫蒙挺好的啊,況且你的畫那么好,有呂夫蒙的運作接下來可以說事業愛情雙豐收啊。”

    丁詩雅同樣羨慕的說道:“是啊,唐韻,你干嘛還悶悶不樂呢?”

    “在一周前我是這么想的,你們也都知道我并不擅長交際,我也只有你們三個閨蜜,同時我更討厭厭惡那種社交,可是你們也知道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沒有社交,更不要提畫畫這一塊必須得有大拿來背書,而我真的很不擅長。”

    唐韻說到這里嘆息了一聲說道:“可是這幾天我有一點迷茫了,我不知道該不該信任呂夫蒙。”

    “為什么???”

    田蕾發現了唐韻話的真實意思,然后她朝著唐韻問道:“你發現了呂夫蒙出軌了???”

    唐韻急忙搖頭:“沒有,沒有。”

    丁詩雅道:“騙你錢了??”

    唐韻也否認道:“沒有。”

    程璐:“那你發現他欺騙你了???”

    唐韻想了想說道:“欺騙我的事情他已經和我說了,而且我也理解了,倒也沒有什么。”

    “那是為什么呢???”

    田蕾一攤手說道:“呂夫蒙即沒有出軌,也沒有騙你錢,而且你說了他欺騙你的事你也理解了,那么為什么突然猶豫是否應該信任他,是不是因為有人……”

    “是的。”

    唐韻輕輕點頭說道:“你們不知道,呂夫蒙有一個大學同學,他們關系當初挺好的,后來呢因為他們共同的朋友大壯出車禍死了,而造成這個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大學同學,偏偏他還說了假話……恩,基本上就是這樣,然后呂夫蒙和他就關系不怎么樣了,直到他找呂夫蒙還錢……可是,我和他接觸發現他并不像呂夫蒙說的那樣,甚至覺得他懂的挺多的,我能感覺得出來呂夫蒙很多對于畫畫的了解都是皮毛,但是這個余歡水是真的懂,最關鍵的是他很多話都能夠說到我心里……”

    “等等。”

    程璐突然打斷了唐韻說道:“你說呂夫蒙的大學同學叫什么名字???”

    唐韻道:“叫余歡水,怎么了???”

    “怎么了???唐韻,你不會平常不看微.博和某音吧。”

    程璐望著唐韻有些錯愕的說道。

    “沒錯,唐韻,你可千萬不要聽這個余歡水說的,雖然或許呂夫蒙有些缺點,但是我認為看人首先要看人品,你是不知道這個余歡水在網上是什么樣的人品。”

    丁詩雅在一旁繼續說道:“唐韻,余歡水在網上已經被罵的很慘了,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孝順。”

    說實話,唐韻一般是不怎么上網的,因為她全部時間都是用來畫畫了,至于田蕾因為最近在忙案子,她是一名律師,目前正在忙一個大案子,自然也沒有顧得上網,因此對于余歡水在網上的事情同樣不知道。

    所以呢,唐韻和田蕾兩個人都是仿佛小白一般的問道:“怎么回事???”

    丁詩雅拿出來了網上的一段視頻,她說道:“你看,這是主播欣兒直播時的一段視頻,然后有人上傳到了網上,你自己看一下,這個余歡水說的那叫什么話?不管怎么說他都不應該這么對他父親吧。”

    “話不能這么說。”

    就在這個時候,潘老師,呃,不對,是魏書,魏老師說道:“我個人認為有些父母其實一直都未盡到父母應盡的義務,那么等他們的孩子長大之后自然對他們并沒有多少感情,網上的輿論大部分都是煽動情強,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只會說自己有利的一面,所以程璐,虧你還是編劇呢,這都不懂???”

    “是,是,我不懂,你魏老師說說,這個余歡水莫非還是個好人不成??”

    程璐望著魏書說道。

    魏書微微搖頭:“我不清楚,我又沒有見過余歡水,況且我只是覺得大家不要輕易的對一個人下判斷,很多時候,好人與壞人這個界定是很模糊的,所以不了解的時候不要輕易的下判斷……”

    說完后,魏書停頓了下道:“田律師接觸過的人比較多,我相信田律師應該理解我的說法。”

    “沒錯,如果僅僅只是因為余歡水不孝順的話這個真的不一定是余歡水的原因。”

    田蕾輕輕點頭說道,因為她想起了自己父親不就是這樣嗎??

    在她需要學費的時候她的父親卻并不愿意給,或者說必須讓她求才給她。

    田蕾直接把出國留學的通知書給撕了,她寧愿一輩子不出國,她也不會向這個出軌的男人屈服的。

    “不是,田蕾,你怎么這么說??還有魏書,你這是替那個不孝子開脫嗎??”

    程璐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我怎么就成了不孝子了啊??”

    林振東望著面前熟悉的程璐、田蕾、丁詩雅三個人,還有那一頭卷毛的魏書笑呵呵的說道:“老板,把菜單給我,我看看。”

    “啊,好。”

    魏書只是股東,這味道小館的老板是許有道,他這個時候拿出來菜單朝著林振東問道:“幾位???”

    “一位。”

    林振東一邊接過來菜單,一邊朝著唐韻道:“唐韻,還真是巧啊。”

    唐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余歡水,你別誤會,我朋友他們……”

    “我沒有誤會,況且我也并不在意的,畢竟網上罵我的人那么多,并不差你這兩個朋友。”

    林振東微微搖頭,不過他朝著程璐笑道:“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你在不了解別人的事情的時候最好不要輕易的判斷,你不知道我經歷了什么,所以你自然沒有資格勸我大度,如果你是網友倒還罷了,可是你是一名編劇,你如果寫都市情感劇的時候,難道一個父親從小就沒有撫養過自己的兒子,甚至經常打自己的老婆,他出軌了,離婚了這個兒子和母親一起生活,他從來沒有看望過,結果等兒子長大了,有出息了,這個父親過來要錢,你會怎么寫???”

    對于林振東來說面前的程璐就屬于腦子不正常的圣母,甚至可以說是圣母婊。

    想想,電視劇里魏書的學生因為考試作弊結果自己承受不住跳樓,然后程璐還指責魏書,甚至去看望這個學生等等。

    總之,林振東對于圣母婊是沒有任何的好感。

    既然這樣,那么他自然沒有什么好氣。

    “話不能這么說,你父親不管怎么樣給了你生命,我覺得你……”

    程璐還想再說什么,但林振東卻粗魯的打斷了:“你是不是也缺爹???”

    沒錯。

    林振東發現程璐這和那個主播欣兒差不多,都缺爹。

    而且林振東還真的說對了,程璐因為父親早早的就去世了,她一直以來就只有母親把她撫養長大,所以她從小確實缺乏父愛。

    “余歡水,你怎么說話呢??”

    一旁的田蕾這時身為程璐的閨蜜自然站了起來說道:“璐璐沒有別的意思,她只是希望你能夠和你父親好好的聊一下,她畢竟也是好意……”

    “停。”

    林振東打斷了田蕾說道:“田律師,你是不是也沒有結婚???”

    田蕾道:“沒有,怎么了???”

    林振東道:“那是不是還單身???”

    田蕾一愣:“我單身不單身關你什么事???”

    在田蕾看來,她沒有想到林振東竟然突然問她個人的事情,這讓田蕾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

    “那看來就是單身了,這樣吧,我剛剛認識一個男的,他歲數和你差不多,目前雖然還沒有找到工作,但是為人還是挺上進的,曾經因為盜竊被判了刑,但是他現在提前半年出來了,這不證明他上進嘛,否則怎么可能提前半年出來???”

    林振東朝著田蕾說道:“他說自己喜歡女強人,喜歡漂亮的,我認為田律師非常適合,要不,你們兩個什么時候見一面?這樣吧,我看今天挺不錯的,我馬上給他打電話,我相信他一定愿意和田律師談一談的。”

    “你神經病啊。”

    看著林振東一邊說著一邊打電話,田蕾脫口而出。

    “怎么???”

    林振東一愣:“我也是好意,你怎么就說我神經病??”

    田蕾這時朝著林振東說道:“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那您干嘛就認為這程璐的好我需要呢???”

    林振東朝著田蕾笑了起來:“做人不能太雙標,有多少人都是打著‘我也是好意,我也是關心你’的心態來做事,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別人到底需要不需要,你看看,程璐對我的這些建議在你看來是好意,你不會考慮這些好意我需要不需要,而相應的,如果到你自己身上了,你就會脫口而出我是神經病,你說你不是雙標是什么???”

    平常田蕾也算能言善辯,而今天她卻被林振東給說的啞口無言。

    “算了,今天這頓飯看來是吃不下去了,我還是去別處吧。”

    林振東離去之前朝著唐韻道:“唐韻,你別誤會,我并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一點,眼見為識,耳只為虛,永遠不要聽別人口中的我。”

    說完,林振東在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離開了。

    “有意思啊。”

    魏書這個時候一拍手說道:“我準備下一個課題正想要討論一下這個雙標的問題,沒有想到這個余歡水說的還是挺合我的意的。”

    “這什么人啊??”

    程璐這個時候突然反應過來說道:“你說他是不是有病,我們只是說讓他和他父親能夠稍稍的緩和一下關系,他這是什么意思??又是說我那么難聽,又是說要給田蕾介紹個出獄來的人物,唐韻,我告訴你啊,這個人不能交,太過分了。”

    “璐璐,你先冷靜一下,我覺得你有點太激動了。”

    唐韻苦笑著說道:“其實剛剛余歡水都說了他的父親都沒有養過他,更何況他父親還曾經家暴他的母親,你說這樣你還讓他和他父親緩和關系的話,他能不生氣嗎???”

    “可是我也是好心,他不接受就罷了,至于那樣不???”

    程璐這個時候依舊意難平。

    “行啦,我和你說吧,程璐,這要是換成別人也得生氣,余歡水有句話說的沒錯,做人不能太雙標,咱們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需要站在對方的立體上,而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自以為替別人好。”

    魏書再一次的講課了:“遠的不說,你不是挺煩你媽給你介紹男朋友嗎?可是你媽同樣是好意啊,你說你連你自己媽的好意都反感,那么你對于余歡水來說只是一個路人,你的好意想沒有想過對他造成什么樣的影響??”

    不虧是心理學教授啊。

    這個時候魏書開始了小課堂。

    同時,唐韻心中對于余歡水的好感更進一步,然后唐韻同樣說起了呂夫蒙和余歡水的沖突,然后魏書說道:“這個呂夫蒙啊,不是什么好人,你還是要注意一下。”

    滴!

    來自于魏書教授的助攻。

    ……

    ……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怎样买平特肖稳赢 福建11选五开奖一定牛 棋牌娱乐平台开发 微信骰子有趣玩法 qq麻将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彩软件代理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韩国快乐8|走势 七星彩历史开奖全查询 新疆体彩11选5d助手 万料堂论坛网址 股票解套补仓计算器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欧冠冠军历届 呱呱湖南麻将免费下 安徽十一选五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