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明帝國的崛起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安排的明明明白白
    “張昭,你這個殺千刀混蛋!姑奶奶…”陳夕鳳心里發狠,眼睛卻沒敢往張昭那里看。

    張昭派人給她傳信,告訴她王絮雪中午來美食鎮吃飯,請她幫忙招待。

    她這段時間雖然避著張昭,給人說閑話不好聽。但內心里對他的情感并非虛假。這點事情她自然愿意幫忙。

    而單純的撇開她和張昭的私交,以她是張昭下屬的身份,還有和王絮雪的私交也應該來招待。

    只是,她興沖沖的而來,沒想到是這樣的場面。

    首先,她越是“熱情”,就算是對伯爵夫人李婉就越不尊重。王家姐姐終究只是張昭的妾室。而她和張昭最終如何,終究是要李婉點頭。她難道不想留個好印象么?

    其次,她不敢去看張昭。畢竟,當日她未赴約,而是寫了一封便簽給張昭。兩人的關系正尷尬著呢。

    王絮雪笑吟吟的幫陳夕鳳解圍,起身相迎,道:“鳳妹妹你來的正好。我正想要讓你推薦美食鎮有沒有要租的店鋪。”真理報社目前巨虧,她有意投點別的生意。

    陳夕鳳這才從尷尬中緩過勁來,笑著道:“還真是有。”

    張昭看這金鳳窘迫的模樣,禁不住笑起來。這時站起來,道:“生意的事情你們等會聊吧。夕鳳,我找你有事,你先跟我來。”帶著略微猶豫的陳夕鳳到雅間外的暖閣中。

    知行酒樓二樓雅間的布局,并非進來就是客廳。而是有一個小暖閣隔斷。

    等候在這里的陳夕鳳的兩個俏丫鬟浮萍、柳二姐紛紛站起來向張昭行禮,“見過伯爺。”然后,避開到走廊上去。

    雅間內有冰塊很清爽。而暖閣這里在盛夏的午后要熱得多。喧鬧的人聲從一樓大堂傳來。偶爾還有勾欄瓦舍中爆發的叫好聲傳來。那里面有唱戲曲。

    張昭看著眼前這嬌媚動人的小娘子。她今天穿著橙色的長衫,倒不顯她凸凹的身材。但橙色和她白皙如玉的肌膚交輝相應,令她的姿容倍顯的嬌媚。

    一頭秀發盤起,滿頭珠翠。耳帶天藍色翡翠吊墜耳環。鵝蛋臉白皙,充滿著十八歲少女應有的膠原蛋白。明艷動人。

    “看什么?”陳夕鳳嘀咕一句,憤然的低下頭,看著她的腳尖。

    張昭禁不止一笑,溫聲解釋道:“夕鳳,我是擔心你不肯來見我。不是故意把你叫來看你的笑話。沒在心里罵我吧?”

    陳夕鳳本來都要爆炸了。張昭讓她出丑。但張昭溫聲的解釋給她聽,心里那股怒氣不自覺的消散。忍不住抬起頭,對著張昭翻個白眼,加重語調的說道:“沒有。”

    這小模樣,等于就是在說“我就在心里罵你怎么了啊?”

    張昭笑著搖頭,道:“夕鳳,我要很認真的問你一件事。你愿不愿意嫁給我?”

    “啊…”陳夕鳳茫然的仰頭看著張昭,她給這個“炸彈”給直接弄的腦子當機。婚姻大事,還可以這樣問的嗎?

    張昭上前一步,低下頭,親她一口。

    陳夕鳳繼續傻著,懵圈的站在暖閣中。感覺思維都要凝固。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就這樣給張昭占了便宜。她現在該怎么辦?該怎么辦啊?

    你確定你是在問我?可是,你連拒絕的機會都沒給我啊!

    陳夕鳳有點抓狂,很艱難的吞口口水。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該對張昭說什么。拒絕或者同意,她都沒法說出口。

    張昭道:“跟我走吧,進去給婉兒敬茶。后面的事情你不用管。我會安排好。”

    陳夕鳳暈暈乎乎的給張昭牽著手,重新再進到雅間中。

    …

    …

    陳夕鳳都不大記得她敬茶的過程。直到回到自己的馬車上,那故暈眩感才稍稍減退。

    陳夕鳳毫無形象的躺在馬車的木塌上,拿她自己的手帕蓋著發燙的俏臉,發泄般的恨恨的道:“呼…,姑奶奶這輩子能丟的臉,今天都丟盡了。這殺千刀的混蛋啊。我恨死你了。”

    浮萍和柳二姐兩個俏丫鬟坐在馬車中,兩人對視一眼,好笑的道:“小姐,你是不是說錯詞了。”

    她們兩個后面進到暖閣里,看著自家小姐仿佛喝醉酒一般滿臉酡紅的給張夫人敬茶。又分別和張伯爺另外兩個妾室見禮。這什么意思,她們還不明白?

    今天是張伯爺設好“圈套”,把姑娘叫來,后面全部都給安排好。但問題是,姑娘啊,我們沒見你反抗啊!反而是嬌羞著接受張伯爺的安排。你當我們兩個傻啊!

    陳夕鳳躺著,不滿的哼道:“浮萍,你瞎說什么?”

    浮萍見她羞惱,不再刺激她。和柳二姐兩個低著頭,咬著手帕,吃吃笑著。

    哪里是恨啊?明明應該反過來。

    姑娘能有一個幸福的去處,她們兩個自然高興。只是有點受不了她這明明一臉被安排的幸福還要羞澀的樣子。

    …

    …

    張昭當天下午就和陳夕鳳的二哥陳泰在他府中見了一面。陳泰在宮中當勛衛散騎,是駙馬都尉崔元的手下。他要找陳泰過來很簡單。

    精雅的小客廳中,傍晚的夕陽落在庭院的梔子花上。花香怡人。

    陳泰這位昔日的同僚,此時在張昭面前連坐都不敢坐踏實。張昭現在是后軍都督府的都督,且圣眷正濃。他這輩子都難以走到這一步。

    喝口茶,陳泰小心的道:“伯爺,你有事盡管吩咐,在下絕不推脫。”現在能給新秦伯府辦事,在京中來說都是美差。

    張昭笑笑,道:“陳兄,我與令妹相識經年,兩情相悅。還請陳兄為我在平江伯面前美言幾句,玉成此事。”

    談婚事自然要和陳夕鳳的父母談。但是平江伯陳銳在府中病得都快要下不了床。能決定陳夕鳳婚事的其實是她兩個哥哥:嗣平江伯陳熊、陳泰。

    陳夕鳳是庶出。她的母親在她婚事上反而沒有發言權。

    所以,張昭此時說的客氣,仿佛是剛開始談這事。其實是直奔主題。

    陳泰聽到張昭的話,嘴巴張的如同拳頭一樣大。他妹妹拋頭露面的經商,時常有流言蜚語。但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幾秒后,他心中一陣狂喜。

    平江伯府已經式微。眼看著就要衰落下去。而如果攀上新秦伯,這對平江伯府而言會是何等局面?

    陳泰激動的道:“在下…在下這就回去和我大哥商量。伯爺放心,絕對沒有問題。”

    這話說的有點失水平。太急切。

    張昭點點頭,做一個手勢。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