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負二代 > 第297章 戰神遺寶
    “蕭,蕭少……”一旁的侍者聽得大駭,瘋狂的向蕭奕風使眼色,想勸住他。

    但蕭奕風根本沒當回事。有幸見識過一次八爺出手的他,早已不將白龍庭的那些古武者當回事。在這邊消費了1億多金額,成為白銀貴賓之后,他已經把法爾酒莊當成了自己的“第二家園”。

    因此對于敢在自己第二家園放肆的于帆,他絲毫情面一不給留。

    周圍的眾人表情各異,有的人站在蕭奕風的那邊,覺得于帆要倒霉了。也有看得明白些,看向蕭奕風的目光已經是飽含同情和惋惜。

    “又是這句話,你就不能換點新鮮的臺詞。”于帆撇了撇嘴。

    上次在龍庭酒店,蕭奕風也是說的“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結果林易出現,向于帆表示了恭敬之意后,沒多久就認慫,道了個歉灰溜溜跑了。

    當時要不是韓清月心軟幫忙求情,這家伙最少也得磕幾個頭,去醫院縫幾針才能走。

    今天再次遇見,場面又是這番模樣,也是天意使然。

    于帆戲謔一笑,說道:“上次我放你一馬,沒讓你長記性,看來今天是要補補才行了。”然后舉步走向蕭奕風。

    法爾酒莊的侍者們連忙阻攔:“于先生息怒,于先生息怒!還請看在我們八爺的面子上,放過蕭少爺一馬。不然事情鬧大了,我們也會很難做的!”

    “呵。”于帆對此表示不屑一顧。

    若是在今天以前,他或許會給陰影侯爵一些面子。

    可現在唐凌風和米契爾下落不明,大概率是陰影侯爵從中搞鬼,他哪里還會繼續客氣?

    冷冷一笑,他道:“你們難做和我有什么關系?就算是薛八站在這里,我也照樣不會給他面子!”

    說著兩三步上前,抬起右手,在蕭奕風完全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啪”的一個耳光直接抽了下去。

    對于一個出言不遜的普通人,于帆沒有必要動用真元,只是隨手教訓。

    然而饒是如此,憑借他強大的身體素質,這一巴掌下去還是把蕭奕風給打得七葷八素,直接倒進了人群之中,鼻血橫流,牙齒都掉了幾顆。

    侍者們看得大驚,賓客們紛紛駭然,看著于帆強硬的模樣,誰也不敢再多嘴半句。

    蕭奕風捂著左臉,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起來,指著于帆,怒道:“你……你敢打我!信不信我……”

    但一句話還沒說完,旁邊一位機靈點的侍者已經跑了過去,將他的嘴給捂住了。

    打一巴掌,疼是疼了點,但最少比死了強。

    他們可都是知道八爺的恐怖的。

    于帆是個連八爺都忌憚的人,萬一真被惹惱了,在這里大開殺戒,他們誰也沒有能力阻止。

    蕭奕風頭腦簡單,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危險,還在“唔唔”的罵著。

    于帆看了一眼,懶得繼續搭理他。

    這時候,一道強大的氣息已經出現在了不遠處。

    薛八爺匆匆從城堡深處趕來,賠笑道:“哎呦呦,貴客到來,老八有失遠迎,還請恕罪。”直接穿過人群來到了于帆身前,用中式的禮節躬身致歉。

    那些侍者們一看大老板出來了,知道自己任務已經完成,立刻扶著蕭奕風,招呼其他賓客回到城堡之中,省得打擾到兩位大人物的對話。

    城堡的大門,一下子就走了個精光,只剩下一老一青兩人。

    于帆看著和顏悅色的薛八,臉色沒有緩和的意思,帶著不悅的語氣,直接清喝道:“薛八,你好大的膽子,在華夏大地上,竟敢動我的人!”

    薛八聽得一懵。

    “小道君,你這話我可聽不懂了。我這幾天哪也沒去,我動誰了?”表情十分無辜,蒼老的臉上寫滿了“不知情”三個字。

    于帆聞言眉頭一皺,“不承認?我唐大哥和米契爾,難道不是被你扣押的?”

    “唐大哥?米契爾?”

    薛八一頭霧水。

    訥道:“那個唐家的公子哥這兩天根本沒來我這里啊。你說的這個米契爾,我更是連聽都沒聽說過。小道君,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于帆冷哼道,“我唐大哥昨天帶著溫薩古堡的繼承人米契爾過來找你,現在一天一夜過去了,他們消息全無,完全聯系不上。你卻說沒見過他們?”

    “我是真的沒見過!小道君,你就算要怪罪我,也得找個合適點的理由吧?莫須有的罪名,我薛八可不承認!”薛八仍舊是滿臉無辜之色,攤著雙手,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此事。

    于帆表情漸漸陰沉下來。

    他盯著薛八,緩緩吐出一句:“我的朋友黑進了你們的監控系統,清清楚楚看見唐凌風和米契爾進了你法爾酒莊的大門,而后再無半點蹤跡。你說你沒見過,很好!那你告訴我,在這法爾酒莊之中,除你之外還有誰有那個能耐,可以讓三級強者實力的米契爾失蹤?!”

    如果不是唐凌雪電話里說過她看到了唐凌風進入法爾酒莊正門的事,于帆幾乎要被薛八的表情騙過去。

    這老頭在歐洲黑暗世界混跡了上百年,干過不知道多少臟事,根本沒有表面上那么和藹可靠!

    薛八聽了于帆這段話,原本無辜的表情頓時僵住,臉色開始變幻。

    “怎么,事情敗露,又要編新的借口?”于帆嘲弄道。

    說話時,真元已經覆蓋了全身,隨時準備出手一戰。

    感受到他沛然博大的道門罡氣,薛八的頭顱頓時低垂了下去,連道:“不敢,不敢。小道君明察秋毫,薛八不敢再蒙騙你。沒錯,唐家公子和米契爾的確在我這里……”

    陰影侯爵的實力雖說很強,可萬物相生相克,在道門法術面前,他那種鬼魅般的陰邪之術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實戰效果大打折扣,絕對不是于帆的對手。

    于帆冷哼道:“你為什么扣押他們?他們可還活著?!”

    “活著活著!我未曾傷害他們分毫,只是心存疑慮,暫時不知道如何抉擇,才把他們留了下來。”

    薛八連忙說道,唯恐于帆發怒,當場動手,把自己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城堡給毀了。

    “疑慮?什么疑慮?”于帆問道。

    薛八陪笑著,回道:“小道君可能不知道,米契爾來這里找我,是為了聯合暗影議會和舊日王朝,一同發掘出戰神遺寶,從而對抗日漸強大的圣光教會。那份戰神遺寶是兩千多年前奧林匹斯大神阿瑞斯留下的,據說其中包含了阿瑞斯的戰矛和黃金臂鎧,以及他留下的神格。兩件神器和一份神格,對于任何勢力而言都是無比巨大的誘惑。如果三大勢力能夠各得一份,再聯起手來,的確擁有和教會對抗的底氣。”

    “嗯,繼續說下去。”于帆點點頭,從他的話中又得到了不少線索。

    奧林匹斯山戰神的遺物,那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寶貝了。

    據他所知,那幫異族神明的實力都在七重天境界以上,渡過了最少2次天劫,是地球上不可多得的高手。

    尤其是敢號稱“戰神”、“神王”的,更是登峰造極,實力還要勝過他的師父太微道君。

    不過……都已經成為歷史,連那座“神山”都被夷為平地了。

    薛八接著道:“三大勢力對抗教會,勢必要發生曠世大戰,死傷在所難免。我已經老了,而且早已脫離了暗影議會,不想再參與這樣的紛爭。米契爾想要鑰匙碎片,我就給了他,但他想請我出山,我卻是不能答應。”

    “所以,這和你把他們扣押下來有什么關系?”于帆皺眉道。

    “呃,這個……”

    薛八訕訕一笑,回道:“米契爾威脅我,如果不參與進去,就要將我的行蹤告訴給我的仇敵。我一時拿不定主意,就先將他們關了起來,打算等他放棄了這個想法,再將他們放走。”

    于帆聞言冷笑,搖了搖頭,吐出一句:“你撒謊。”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金鼎智富 下载追光娱乐棋牌官方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 七星彩综合版 福建快3走势图 管家婆精准金牌6尾中特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18日股票大盘下跌 山西泳坛夺金奖金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龙王捕鱼怎么才能打到鱼 2010年上证指数分析 福彩快三下期号码预测推荐 微信捕鱼送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