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殺青香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錄口供
    “什么時辰了?“

    黑夜中,周至柔伸出雙手,看見迷蒙的黑霧在眼前忽散忽聚,恍恍惚惚的,好像沉浸在某個夢境中清醒不過來。

    “姑娘,已經是卯初一刻了。“

    “哦。“默默換算上五點,周至柔擁著被子,在拔步床上坐了好久,才神思不屬的在丫鬟的伺候下,穿戴洗漱。

    今兒是大日子。

    她將作為證人,被大理寺正式傳喚。

    因為是女眷,得了特殊照顧——大理寺卿并綴錦宮許淑妃指派的兩個管事姑姑,以及刑部獨一無二的女捕頭陳繼珍,三方匯合了,再來問詢口供。

    她的口供關系重大,關系著香楓里一百余口人的生死真相,關系那場莫名其妙的大火是如何點燃的,以及背后無數已經牽扯進來的關系和勢力。

    時至今日,周至柔相信大理寺查詢周瑛,已經不是為了普通的“查案“了,她猜測周瑛近來所謂,肯定成了某些人路上的攔路虎。有些人恨不能撕碎他吧。

    找來找去,就找到這個突破口。

    拐也不能怪別人,誰讓你當初做事馬腳多多,而且補救措施太少呢。

    馬車在青石路上滾過,只留下淺顯的印記。周至柔和貼身丫鬟俱是穿著青色衣衫,頭上戴著罩紗,步履輕輕的進了大理寺官衙。

    想是早就得了招呼,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低頭,或者側身偏頭,好像沒看到。一路暢通無阻,直達大理寺卿的辦案地——辨心閣。

    據說,這匾額還是先帝寫的。

    周至柔草草瀏覽,判定是假的。因為那個“心“字,落筆差了一點點,少了些殺伐之氣,多了點意味深長的韻味——字當然是好看的,可惜不是出自帝王之手。

    先帝朱筆御批和當今宣平皇帝的,她不知道看過多少回。周家書樓里就藏著所有上奏給皇帝的奏事折子和請安折子。宣平皇帝后期有些倦政了,不再每個折子都親自動筆,會讓心腹太監模仿自己的字跡,回一些無什么大意義的折子,可早期的,還是經常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朱筆批改的折子。

    若是字如其人,周至柔沉浸在書法中也算是“大家“了,她不敢說自己寫得多好,可看過太多名人書法,也臨摹過很多,頗有些心得。兩位皇帝都是她的臨摹對象,她閑來無事不去翻看書樓里的舊折子,一邊寫字,一邊大腦放空,用已知的世情推算還原當時情景,順便寫個人物串連圖,算的上是解悶的法寶了。

    宅門里的勾心斗角,為了幾兩碎銀子,為了一時的郁悶之氣,怎么比得上以天下為戰場,步步緊逼,各方勢力你爭我奪呢?

    淡淡掃了一眼“辨心閣“,周至柔的面容藏在罩紗之內,看不清表情,然而她在短短片刻之間,已經閃過十幾個人名,都是她知曉擅長臨摹的,能仿到這種程度,并堂而皇之的掛在大理寺卿日常出入的地方,應該是……

    前任皇宮總領大太監,被發配到皇陵守墓的,木大總管?

    這可就奇了,大理寺卿,和前任太監總管?

    怎么想,都是一對奇怪的組合啊。

    周至柔發散思維,暫且無法將自己已知的人物關聯,把這兩人串連起來。

    坐在官帽椅上時,她摘下罩紗,人顯得有些恍惚迷茫,問一句便回答一句。相比平日的靈動,簡直連十分之一的光彩也沒剩下。

    “周姑娘昨日沒有睡好么?看著小臉瘦的,娘娘知道了,該難過了。大人,請恕老身多嘴一句,恐怕周姑娘早上來的匆忙,一看就知道沒好生用過東西,老身奉娘娘之命,要照看姑娘的康健。若是不妨礙,請容老身先將娘娘賞賜的飯食熱了,讓周姑娘用過一二,有了點精神再繼續問,如何?“

    宮中來人,能跟你客客氣氣的說話,已經是賞臉了。她可不是征求你的意見,而是給彼此一個臺階下,不至于鬧得難看。

    大理寺卿徐茂清點點頭,“姑姑請自便。周姑娘是此案的重要證人,本官自然希望她能順利取得口供。“

    “等下。“陳繼珍忽然道,“非是不信任姑姑。而是宮里宮外這么長時間了,再有,周姑娘體質瘦弱,宮中賞賜的雖然好,卻未必適合她。“

    “你這是何意?“

    “剛剛徐大人也說過了,周姑娘是此案的重要證人。證人的飲食,不可隨意。剛剛保險起見,還是請三方鑒證一下。“

    “你是怕老身在里面下毒么?好,那老身就親自試吃!“

    綴錦宮的宮人,依仗著許淑妃的勢力,在宮中都是橫著走的,出了宮更是代表皇家的奴仆,處處高人一等。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無論陳繼珍多少次道歉,都不肯改變主意。

    她親自試吃了。

    然后拉了肚子。

    前后不到半個時辰,拉到整個人快虛脫了。

    是被人攙扶著送回宮中的。

    回去就是一陣哭訴,先是說刑部的人無禮,又說大理寺卿種種不是。可說來說去,“那下了藥的,周三沒有吃吧?“

    “沒有。周三姑娘一口也沒動。“

    “這就好。若是那餿了的肉進了周三的肚子,豈哥兒不會跟我生分了,以為是我故意的?“

    “娘娘,這是底下人做事不精心,忘記了隔夜的東西,怎么能怨怪到娘娘身上?“

    “或許本宮近些時日的運道不好。前兒有老七的事,那本宮也是一片好心,結果呢?不也遭了埋怨?何況這回的的確確是本宮命人送出去的飲食,發了餿,讓人吃壞了肚子!你們可以厚著臉皮說底下人辦事不經心,本宮卻是說不出口的。“

    “都怪奴婢辦事不利。“

    許淑妃嘆口氣,“不是你們的錯。是本宮……心里實在喜歡不起來她吧。“

    身邊人都是靠察言觀色生存下來的,見她不喜,自然不會多放在心上,辦事能糊弄就糊弄。許淑妃很是明白這一點,所以也怪不起來。

    她是可以敲打敲打,可是敲打完了,讓人以為她對周至柔有多么好,多么看重呢,她也不樂意。

    可惜,面子情還是要做的。

    許淑妃責令了當晚負責廚房的幾個小太監,對章豈有個交代,此事就草草帶過去了。

    章豈卻不是個糊涂人,一個個細致的查問了,又看了綴錦宮的廚房進出記錄。好像只是小太監圖省事,直接在天黑之前把食物做好了,然后放在食盒里,等天亮送出去——經過悶熱的一夜,菜品就壞了。

    但是,當年他們在去東齊國的路上,連草根隨便煮水都喝了,下河撈魚,能囫圇把魚烹制熟了,就很滿足了。那時得到能吃的食物,稍微有點變質,算什么?在強烈的求生意志下,腸胃都好像強大起來,只要是吃的,只要能吃,只要吃不死人……

    一個晚上真能變質么?

    宮中的食盒都是特制的,密封后,放置在沁涼的冰庫旁,章豈親自試驗后,確定這是敷衍之詞。

    真正的原因,應該是有人在綴錦宮送出去的食盒中,下了毒。

    章豈快馬加鞭,火速沖到了大理寺。

    可惜,大理寺卿并不肯見他,倒是那位從刑部來的女捕頭來了。

    “見過章公子!“

    陳繼珍,抱拳行禮。

    作為刑部唯一的女捕頭,見到陳繼珍的人有多種反應。有人感覺不適,覺得女子就應該在家相夫教子,怎么能出來拋頭露面,還是做捕頭?太滑稽了。

    也有人覺得欽佩,身為女子,想要在刑部容身,還立得住,不知經歷了多少艱難險阻。

    可不管是誰,任誰見到此時此刻的陳繼珍,都無法想想十年前的陳繼珍,是一個普通的……丫鬟吧?

    以伺候人為天職,女紅廚藝樣樣精通。

    “珍珠?“

    章豈大吃一驚。

    陳繼珍淡然而笑,仿佛猜到了章豈會有的反應。不過,她沒有多余的解釋,只是手一揮,請章豈上座。

    “章公子是來問有關周三姑娘的飲食吧?是,宮中送來的飲食有問題,我仔細查過,應該是有人暗中下了瀉藥。既然是瀉藥,顯而易見,并沒有惡意。“

    “香楓里大火,活活燒死一百多人。若是那真兇來了,要殺害周三姑娘,相比下的也不會是瀉藥。“

    陳繼珍說話的態度,落落大方,三言兩語就說明狀況的能力,和從前簡直……不像一個人。

    章豈本來想問問對方,這些年去哪里了,不是說嫁人了么,為什么離開之后就再也沒了消息。可看珍珠現在,成了刑部的女捕頭,比他所想的,好到不知多少倍。

    他上下看了看珍珠,“好。有你負責,我就放心了。“

    “放什么信?豈哥兒以為我還是十年前的我么?“陳繼珍笑得柔和,語氣也不帶一絲生硬,還和當年沒什么區別。

    可言下之意……

    章豈微微動了下眉梢,一瞬間,立刻察覺到了什么,“瀉藥是你下的!“

    他就知道,綴錦宮的宮人再愚蠢,也不敢冒著讓許淑妃震怒的風險。而唯一中了招數的途徑,就是在大理寺。而能在這里動手腳的,人數絕對只有那么幾個!

    沒人防范陳繼珍。

    所以,也無人知道她也有下藥的動機。

    “為什么?你,是想保護谷莠?“

    “豈哥兒沒有懷疑我?“

    “懷疑你什么?“章豈搖頭,“我相信,你下的瀉藥,就是在提醒。“

    “哦?愿聞其詳。“陳繼珍做出洗耳恭聽的模樣。

    “提醒有三。一是提醒大理寺眾人,既然有人能在他們眼皮底下瞞天過海,暗中下藥,叫他們不敢在麻痹大意。二是提醒谷莠,不能以為是在官衙里就可以放松警惕,在外面要保護自己,最好滴水不沾,不給歹人下手的機會。“

    “第三,第三,你是在提醒我!“章豈深深一嘆,“你知道我一定會查的。也知道我一定會查明白的。所以在警示我!“

    章豈說完后,對陳繼珍拱手一禮,“多謝你!“

    陳繼珍微微一笑,還是沒有多說什么。

    原以為只是簡單的錄口供,花了三天時間,才進行了一半。

    因為大理寺卿徐茂清接到手底下人的報告,也是他憤怒生氣的——刑部居然一直隱瞞不報!

    “你們派來的那個女捕頭,竟然是和周至柔是舊相識!“

    “啥叫舊相識?人家過去認識。不能說,認識了,就不能審問了吧?“

    “本官說的不是這個,普通的相識自然無礙!“大理寺卿惱火道,“但她們都曾經是一個院子里的丫鬟,這就說不過去了吧?“

    “那又能證明什么?十年前的舊事吧?徐大人還記得十年前跟什么人住在一起,說過什么話嗎?親戚之間不走動,十年都能生疏如陌生人,何況她們只是認識罷了。”

    徐茂清氣得吹胡子瞪眼,“不行,要么你們刑部放棄查案,要么換一個人過來!”

    “徐大人此言,是我們刑部有徇私枉法的嫌疑嗎?好好好,不如去面圣,讓陛下來評評理。”

    顯而易見,宣平皇帝會站在那一邊了,因為刑部的話太難反駁了,“若只是因為底下一個捕頭認識某人,就要避嫌。那我們刑部以后查案,都得找生面孔,從那些從來沒見過世面,不曾有任何利益牽扯的人。最最好是從來和朝廷大人們素不相識。”

    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宣平皇帝駁回了大理寺卿的要求。

    不過私下接見了徐茂清,“愛卿,刑部有調查過那個女捕頭的背景,她雖然是女流之輩,不過也是經歷層層考核的,有些案件苦主是女子,受害人是女子,有這么個女捕頭出面,辦理案件會省事得多。刑部不會無緣無故派她去,若你查到有什么不法證據,再來稟告朕,朕一定為你做主!”

    徐茂清還能說什么,只能藏下不滿,回到衙門里,質問前任寺丞梁音,“你早就知道章豈有個丫頭去了刑部,還當上了女捕頭?”

    梁音點頭,“大人忘記了,我曾經也上書,要不要也招幾個女捕頭,專門辦理女受害者的案件,大人拒絕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青海西宁快三 山东11选五走势图彩 fct游戏理财平台 山东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体彩浙江6 1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是什么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 11选5万能7码十三注 2020疫情股市延期开市 一笑一码中特公开选料 海南彩4 1七星彩2019 金手指上海快三预测 山东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七星彩十大专家最准杀号 股票行情在线直播 贵州快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