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我靠集五福 > 第四十七章:你們不要再打了!
    我叫陳大錘,三年級尖子班二班,煉氣十層的修為,是前一屆期中測驗前一百名的強者。

    雖然我當時的排名才八十多,但這一次,我有自信能夠沖入前五十。畢竟我已經擊敗了十名煉氣十層的同境界學生,還有數十位煉氣六層到九層不等的學弟學妹。

    這一次,我有絕對的把握進入前五十。

    可我的欲望不當當這么小,我的目標是進入前二十。

    雖然這是最后一天了,但只要再來幾場驚天動地的戰斗,我將有望沖入前二十。

    陳大錘很有信心,一身黑衣,手持流星錘,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陡然間籠罩住他。

    “這是......筑基期強者!”

    陳大錘大驚失色,想不到這種風云人物居然被他遇到。

    不過,他不怕,反而有些戰意盎然。

    擊敗這位筑基期,想來是不可能了,但只要自己全力以赴,拿出最好的姿態迎戰,相信也不會獲得低分。

    如此一來,說不定前二十名的名額里面,就有他陳大錘的一份。

    “在下三年級尖子班陳大錘,請賜教!”

    陳大錘甩著自己的流星錘,望著對面那面容清秀的少年,神色有些鄭重。

    只是那少年一開口,就讓陳大錘愣住了:“你不要打我,我打你就好了。”

    “狂妄!”

    陳大錘覺得對方在羞辱自己,即便對方是筑基期又怎樣?他煉氣十層也不是吃素的。

    大怒之下,陳大錘手中甩著的流星錘就朝著對方臉上砸過去。

    然而這一砸,對面的少年周圍就涌現出了一陣金光,原本筑基初期,陡然間變成了筑基中期。

    “這......”

    陳大錘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你他媽在跟我開玩笑嗎?

    “叫你不要打我嘛!”對面少年感覺自己又突破了,一臉憤憤不平的責怪神色,他又被打了!

    而陳大錘感覺自己要自閉了,這他么不科學,太不修仙了!

    “輪到我了!”

    在陳大錘為之一驚的時候,對方出手。

    “筑基中期又怎樣?我怕你嗎?”

    陳大錘怒吼一聲,甩著的流星錘,再次丟了出去。

    可是這一次卻沒有取得之前的效果,之間對方輕飄飄的一掌揮出來,將他連人帶錘的扇飛,全身防御在一瞬間盡數奔潰。

    “就是這個時候。”

    早已經按捺已久的任真,如同兔子出籠般,自旁邊的草堆中躍出,雙手握錘,狠狠的錘在了陳大錘的身上。

    “一年級新生任真,請賜教!”

    “臥槽!”

    沒有防御的陳大錘,見得一柄大錘籠罩自己,瞳孔劇烈一縮,想要閃避,奈何他的對手一掌太強,他已無力抵抗。

    “嘭!”

    陳大錘被任真一錘轟在地上,身上的防護珠陡然破碎。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防護珠就將他送出了浮空島。

    得手之后的任真,立馬對著江小流使了一個眼色,然后轉頭就跑。

    江小流呆呆地望著任真給自己使眼色,猶豫了一會,恍然大悟,懶懶的向前跑了幾步,然后氣喘吁吁的對著面前空氣大喊道:“學弟跑得好快,我怕是追不上。”

    “這是作弊!這是作弊!”

    望著這一幕的韋正,怒吼了起來,這么拙劣的演技,當他們是傻子嗎?

    “劉主任,這兩人很明顯的是同伙,這是作弊,必須清除他所有的評分,然后逐出場。”

    劉看山:“......”

    他雖然也看出來了,但這特么的怎么算?任真是利用規則漏洞,強行補刀。

    按理說,這種情況,奪得勝利的人鐵定是不會放過他的,因此之前有補刀情況,他們也沒有追究。

    可是現在,你說任真不符合規矩,好像說不過去。畢竟江小流也不是沒追究,他追究了,只是沒有追上。

    但你特么這懶得追究都掛在臉上了,能不能再敷衍一點?真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在放水嗎?

    劉看山手中握著的筆都給捏斷了,他自然知道任真鉆了空子,但沒辦法,人家筑基期的江小流不在乎搶自己的人頭。

    “這兩個家伙!”劉看山恨得咬牙,但還是重新拿出筆,寫道:“任真,煉氣三層,戰敗煉氣十層陳大錘。”

    “這不公平。”韋正見狀,急了。

    “有什么不公平,任真同學是憑本事搶的人頭,怎么算作弊呢?”田靜反駁道。

    韋正:“......”

    他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要是換做別人搶了人頭,那非得和對方打個你死我活,可輪到任真這里,搶了人頭,對方仿佛還很感謝他一樣。

    這世道是真的瘋了!

    韋正直接閉上了眼睛,他不想看這骯臟的世界。

    ......

    浮空島的活動范圍在不斷的縮小,所有人都被逼得朝著中心地區靠攏,這樣一來,幾乎時時刻刻都在爆發各種戰斗,無數人退場。

    任真搶了人頭后,又饒了大圈,偷偷的跟在江小流的身后,等待著下一次補刀。

    他現在不單單干掉了上百位煉氣二三層,而解決了陳楚生在內的十幾位煉氣九層、十層的學長。

    如此傲人的成績,任真覺得這一次應該能夠進入仙校前百,完成系統的任務。

    “轟!”

    霎那間,不遠處傳來了驚人的能量波動,以及戰斗之聲。

    “好強的波動,這次又是一個高級人頭。”任真大喜。

    前方的江小流眼睛也是一亮,然后朝著那戰斗之地走去。

    任真跟在后面,逐漸靠近之后,終于看清楚是何人在交戰。

    “綾惜!”

    這又是一個熟人,綾惜好像是變異的冰靈根,她戰斗起來之時,背后凝聚著一對巨大的藍色冰翼,身著冰甲,宛若冰風,透露出高傲。

    她手中握著一柄冰劍,每揮出一劍,就會形成一道長長的冰墻,看起來氣勢如虹,讓人震驚不已。

    而她的對手,則是玩火的玩家,兩人將周圍都分開成了藍色和紅色,打得不亦樂乎。

    任真看得出來,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雖然綾惜的對手屬性上克制她,但綾惜的冰靈根異常的強大,隱隱有壓制火焰的趨勢。

    兩人即便分出勝負,那也是慘勝。

    江小流可不認識綾惜,瞧得兩人戰斗如此激烈,他心頭一喜。

    兩人的實力不弱,想來能夠大量消耗自己的法力,這樣一來,自己距離退場淘汰,又近了一步。

    當下,江小流站了出去,喊道:“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