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天道發動機 > 第0603章 皇爺密令
    第0603章皇爺密令

    “親王殿下,你可不要偷換概念,咱們先不說皇爺是不是默許皇宮中的天地靈氣的流失,就算是默許了,那又如何?你可不要忘記,是你們建武宮先主動伸的手,在未經允許的條件下,率先將我們皇宮中的天地靈氣給抽走的。這一點你不能否認吧?不告而取是為偷,偷的還是我們皇爺的東西,這件事無論什么時候都是說不過去的,你得給我們一個解釋,讓我們知道偷取我們宮中靈氣的到底是誰?是一個什么樣的禍害?這個事兒您要是解釋不清楚,還不讓我們自己去尋找禍根在哪兒,那就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說話的是另一個皇宮灞荒宮的大內總管,馬如意。灞荒宮一向和朝陽宮走得很近,兩位皇爺之間的血脈也比較近,在皇室秘境之中,一向是互相扶持,很多時候都是共同進退。

    “親王殿下,皇爺不追究你們建武宮偷取我們文治宮天體靈氣的做法,這是皇爺大度,不愿傷了咱們之間的和氣。但是這并不代表著我們這些做奴才的就可以放任不管,若是我們皇爺的東西被竊取走,我們這些做奴才的置之不理,那皇爺養我們這些奴才還有什么用?我們豈不是成了白眼狼,光拿錢不干活,豈不是連看家護院的狗都不如?”

    這一次說話的是文治宮的大內總管,陳如龍。文治宮在東都之中算是比較特立獨行的一個,平常的時候很少和其他皇宮打交道,一般只有在遇到特別大的事情的時候,文治宮才會和其他皇宮聯手,而且通常聯手的對象都是朝陽宮。

    這個時候東都六大皇宮之中,唯一還沒有表態的,就只有永和宮。

    和其他皇宮不太一樣,永和宮過來的是一個女修仙者,石永青,別看她只有金丹境六層的修為,但是在場之人沒有一個敢小看石永青,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石永青表面上是永和宮的主人永和帝的弟子,但實際上石永青還是永和帝的妃子。永和帝的皇后早就過世了,他的身邊除了石永青之外,再沒有其他的女伴,這要是擱在大趙國,石永青最起碼都是永和帝的貴妃。

    李米甲轉過身來,對著石永清,目光低垂,微微彎腰,說道:“娘娘,您是怎么看的?大家都發表了意見,就等著您的態度了。”

    石永清說道:“我沒有意見,你們決定好了,等你們有了統一的意見之后,我附議。”

    李米甲就沒有指望石永青發表明確的意見,石永清能夠這樣說,就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李米甲重新看向趙世博,說道:“親王殿下,您看,大家的意見還是比較一致的,都希望建武宮能夠給出一個明確的交代,眾意難違,你還是好好的考慮一下。咱家看來,茲事體大,您是無法做主的,還是請您給建武爺通報一聲。”

    趙世博聞言,雙目一瞪,眼珠子都快要從眼眶中跳出來了,他憤怒的說道:“李米甲,你真是好大的狗膽,就這么一點破事兒,就想驚擾到我家皇爺,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區區一個奴才,就想著和我家皇爺對質,誰給你的狗膽?”

    趙世博態度強硬,但是絲毫沒有能夠恫嚇住其他五座皇宮中的人,機緣當前,別說攔住他們的只是趙世博了,就算是建武帝親自出面,都未必攔得住他們。

    楊永琪說道:“親王殿下,眼下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您應該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認識,不管你承認與否,單憑您的力量是無法阻攔住的,言語之間再強硬,也無法讓我們得到一個滿意的答復。您聽我一句,讓一步,讓我們派人進入建武宮之中搜尋竊取天地靈氣的禍根。當然,皇宮大內,讓我們這么多人一起進入其中也不現實,我們可以從中甄選出來兩三個人作為代表,進入建武宮之中,在下可以向您保證,只是進去尋找禍根,絕不會打擾到建武爺的清修。”

    楊永琪話音未落,還沒等趙世博給出回答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叫嚷了起來:“楊統領的話,說的有道理,我看可以這么辦,這樣,在下不才愿意作為代表,代表大家,進入建武宮之中。”

    “你還有臉說,你都說你不才了,怎么代表我們大家?照我看,咱們這么多人有資格代表大家的,一個就是楊統領,還有一個是娘娘,最后一個就是我了。”

    ……

    一時間,五座皇宮之中的代表就已經開始爭吵了起來,誰也不肯讓步。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建武宮之中能夠如此攪動天地靈氣的,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這可是一個大機緣,不管是誰得到,那都意味著至少可以減去幾十上百年的苦修。

    機緣當前,沒有任何人愿意將機緣白白的讓給別人。

    趙世博氣的鼻子差點歪了,他都還沒有答應,楊永琪、李米甲他們竟然已經開始當著他的面兒開始分贓了,這是完全不把他這個親王,完全不把建武宮放在眼里。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趙世博上前一步,說道:“你們不用說了,也不用爭了,今天小王就把話放到這里,任何人在沒有取得我家皇爺的同意之前,妄圖進入建武宮,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從我趙世博的尸體上踏過去。眾將聽令,弓上弦,刀出鞘,準備好靈符,啟動法陣,任何人膽敢越過警戒線一部,不管他是誰,都給我殺。”

    在說到那個“殺”字的時候,趙世博將他自身的氣勢肆無忌憚的釋放了出來,他這是在展示他絕不退讓半步的決心,他要讓眾人知道,今天他會死戰到底,一直殺到流干他的血為止。

    高金梅和夏曉明就站在趙世博身邊,也都毫無顧忌地將他們的金丹境氣勢釋放了出來,他們倆雖然沒有真正進入到建武宮之中,也沒有親眼看到攪動天地靈氣的是不是齊天,但是以他們對齊天的了解,這事只能是齊天干的,不會有別人。身為齊天的仙奴,在齊天這個主人遇到了危險的時候,他們不可能袖手旁觀,全都第一時間選擇站出來,要誓死捍衛齊天的人身安全,確保齊天能夠有一個不被打擾的修煉環境。

    緊隨在高金梅和夏曉明之后,趙世博從親王府中帶出來的其他金丹境強者以及建武宮的金丹境強者,也都紛紛將他們的氣勢釋放了出來,他們的利益是和建武宮綁在一起的,今天這件事兒,不管他們建武宮是不是占住了道理,他們都要和建武宮共存亡,不可能有第二個選擇。

    不僅僅是所有的金丹境強者都動員了起來,設置在建武宮各處的多個禁制和法陣,也都紛紛啟動了起來,將威力開到了最大,還有多個設置在建武宮之中,無法移動的防御性法器,也都紛紛開啟,瞄準了這些聚集在皇宮之外的修仙者。

    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變的非常危險起來,大戰一觸即發,大有一種建武宮要和其他五座皇宮火拼的架勢,這件事情如果真的發生,那么將會成為皇室秘境有史以來最為慘烈的一次火拼。

    拼到最后,建武宮被滅的可能性非常的大,畢竟一打五,寡不敵眾,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參與進攻建武宮的其他五座皇宮,也絕對不會得到什么好處,他們照樣會傷亡慘重,會為這次的進攻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畢竟建武宮也是一座歷史悠久的皇宮,建武帝為了他的安全,可是沒有在上面少下功夫,在皇室秘境之中,不管是誰要攻打建武宮,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一看建武宮要玩真的,趙世博竟然真的要帶著人和他們廝殺,李米甲、楊永琪等人全都變得有些猶豫起來,不管怎么說,建武帝都是曾經的大趙國皇帝,東都的六位皇爺中的一位,是君主,而他們都只是一些臣子,有的更只是奴才,他們帶著人,攻打建武宮,那就是以下犯上,是謀反作亂,在皇室秘境的歷史之中,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勢必要遭受到所有皇爺聯合起來,一起絞殺,絕對不會有絲毫留情的情況出現。

    哪怕今天這次事情,是東都除建武宮之外,其余五座皇宮,一起聯手采取的行動,可是不要忘記,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皇爺們默許的情況下去做的,無論是朝陽宮還是火陽宮或者是永和宮,沒有一家皇爺給他們發出了明晃晃的圣旨,甚至都沒有親口對他們說,要他們去圍攻建武宮。如此一來,他們無論做出什么事情,都很難和皇爺們扯上關系,也就是,一旦遇到了事情,皇爺隨時有可能把他們當棄子一樣拋棄掉。

    這種事情,可不僅僅是停留在口頭之上,而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要知道皇室秘境之中,可不僅僅只有一個東都,還有中都,還有西都,這三大城,每座城中都有數位皇爺坐鎮,一旦中都和西都的皇爺們聯合起來,一起對東都施加壓力,東都的五位皇爺很難支撐得住,到時候勢單力薄的就是他們了,東都的五位皇爺為了給其他皇爺們交差,十有八九會把他們當棄子一樣拋棄掉,好平息其他皇爺們的怒火。

    何況今天的事情,已經不僅僅是以下犯上的事情啊,這里面還太摻雜著一個任何人看到都要眼紅的機緣,一旦讓中都和西都的皇爺們知道有這樣的機緣存在,他們百分之百會聯合起來,向東都施壓,換言之,他們不被拋棄的可能,只是一種奢望罷了。

    李米甲,楊永琪,馬如意,陳如龍等人,沒有急著向建武宮動手,他們開始彼此傳音起來,協商著該如何解決眼前的麻煩。

    建武宮,到底要不要攻打?一旦要攻打的話,誰打頭陣,誰負責掃尾?如果把建武宮拿下來,建武宮的機緣又該是誰的?

    這些問題都需要有一個明確的答案,畢竟攻打建武宮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而且,建武宮的機緣就只有這么一個,倘若是有四五個之多,那樣的話大家可以平分,每座皇宮都可以得到一個,現在的問題是只有一個,這也就決定了只有一座皇宮才能夠得到這個機遇,其他的皇宮無論做出多么大的犧牲,到頭來都是一場空,了不起就是得到一些無足輕重的補償,就算是能夠得到半步元嬰級別的戰兵、戰甲作為補償,它的價值也是遠遠小于能夠讓人修為境界得到晉升的機緣的價值。

    沒人愿意做虧本的買賣,尤其是冒著這么大的風險的情況下。

    李米甲他們討論的很激烈,爭論的很厲害,誰都不肯吃虧,誰都不肯讓步,照這樣下去,給他們一百年的時間,也別想討論出來一個結果。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李米甲、楊永琪他們,幾乎是同時收到了傳音,他們的皇爺似乎是約定好了一樣,在同一時間,給他們傳遞了相同的內容。

    “不要爭了,也不要吵了,朕現在命令你們,馬上不惜一切代價,攻打建武宮,無論如何,把建武宮的機緣搶到手再說。這份機緣,不能夠讓建武帝獨吞。”

    皇爺們的命令傳了過來,剛剛還在爭論的李米甲、楊永琪等人,馬上停了下來。他們相互看了一眼,雖然大家都沒有說什么,但是他們已經心領神會,不僅是自己收到了命令,其他幾人應該是也收到了類似的命令。

    皇爺們應該是在私底下達成了一致,現在他們需要做的就是執行皇爺們的命令,攻打建武宮,將機緣搶奪下來。

    李米甲、楊永琪他們雖然知道這樣做,后果難料,尤其是他們這幾個親身參與其中的人,而且還是帶頭的人,將來很有可能不會有好下場,可是,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執行皇爺的命令,這個時候他們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的余地,他們要是敢抗命不尊的話,他們就別想等到以后,現在他們背后的皇爺,就能派人過來將他們格殺,不會考慮他們曾經為皇爺們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

    皇爺是絕對不會允許一個膽敢違抗他命令的臣子、家奴繼續活在世上的。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黑龙江36选7 晨光生物股票股吧 股票入门书籍 天津体彩11选5走势 许昌股票配资 安徽体彩11选5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基本 黑龙江p62技巧 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遗漏号 青海十一选五20分开奖助手 吉林快三购买技巧 双色球自动随机选号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投资理财平台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