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舟行諸天 > 第955章 活神仙
    原來這人是石府新來的一個門課,姓陳名化,綽號“活神仙”。一日石亨同幾個一起參與奪門之變的故交在東廠督公、司禮監首席太監曹吉祥的侄子曹少欽府中飲酒,席間談起長生不老之術,曹少欽笑道:

    “往常我們煉丹養氣,一是為了效忠萬歲爺,而是為了長命百歲,不過現在我知道了,這條路走的偏了。‘欲知山中事,需問砍樵人’,要知長命百歲,長生不老之術,須問長生不老之人。”

    石亨說:“哪里有什么長生不老之人!”

    曹少欽道:“忠國公說的極是。長生不老之人,怕是沒有,不過長壽之人,還是有的,我平日只道人生不過百年,不想也有近二百歲的,我們下有個新引薦來的老翁,生于前朝至元十七年,至今年已經整整一百八十歲了。”

    石亨盯住他:“有這等事?”

    曹少欽道:“不是親見,我也不信。那老翁雖然須眉皆白,容顏看上去卻只有四五十歲。他是張三豐的師弟,他常講些前朝和我朝歷代先王的盛事,因為都是自己親眼目睹的,講出來有聲有色,甚是感人,最奇的是這人有無邊法力,行走時不穿門過戶,只有手中一柄小小的寶劍一指,便是石墻也攔不住……如此種種,一時也說不盡,倒真是一個神仙一流人物。”

    石亨問道:“此人現今可在府中?”

    曹少欽笑道:“這位陳先生是個醉仙,最貪的就是杯中之物,他自說當年被張三豐打過,死活不該。有所到我這里不愿意離去,是因為我家的酒釀得好。今日席上開壇的都是百年陳釀,他鼻子嗅到酒氣,怕是再也不肯去街上游逛的。”

    石亨也笑了:“如此就請他席上來吃一頓何妨?倒是想拜識一面。”

    曹少欽哈哈一笑:“國公發話,這有何難?”說罷吩咐左右:“去請陳先生來!”

    很快。“活神仙”陳化搖搖擺擺從外面走了進來。席間十幾位客人都停了杯盞仔細打量,之間進來的老人家穿著件玄色的軟緞袍子,腰間絲絳上掛著一柄古香古色的小寶劍,足踩一雙云鞋,露出雪白色的布襪子,打扮的僧不僧、道不道,近了再看那臉,見他細皮嫩肉,白里泛紅,配上滿頭銀發,兩條銀色長眉,一縷雪白的山羊胡子,倒真稱得上“活神仙”。

    曹少欽笑著對老人說:“今天我請了幾位客人來吃酒,知道陳老先生深好此道,特地相邀,就請陳老先生入席。”

    下人擺上座位和一副杯筷,陳化瞟了失衡一眼,笑笑道:“今日能國公爺在此,小老兒卻不敢坐下了。”

    曹少欽皺起眉頭,斜了眼睛看向請陳化的家人。

    原來,石亨到他這里,他從不與無關的家人道及,畢竟不一定里面有哪家的探子,所以門客自然不知道。

    他此時不由得疑心家人多嘴了。

    那家人給他看了一眼,萬分驚恐,跪下說:

    “小人只說了‘大人有請陳先生’,并不曾……”

    活神仙在一旁呵呵笑道:“大人不要怪他,京營統領、忠國公、當朝太尉這樣的氣度,不是誰人都擁有的,就是穿了常人衣冠,那大貴之相、沙場氣度也是改得了嗎?”

    曹少欽呵呵一笑,看石亨之時,見他捻須微笑點頭,便向家人一揮手,對陳化道:‘先生果然不是常人。’

    陳化不答話,只是將腰間寶劍解下,交于曹少欽身邊的侍從,對石亨一拱手道:“這劍小老兒從不離身,也帶的慣了,一向疏忽,委實在大將軍面前冒犯!”

    石亨道:“不妨事,老先生只管帶著。”

    陳化也不客氣,接過寶劍掛在身上,在自己座位上坐下,家人斟酒。

    石亨問道:“老先生貴庚?”

    陳化說:“小老兒略略癡長幾歲,說出了甚是不敬,也不曉說,也不曉說。”看著像是客氣,聽起來不免有些賣關子。

    石亨點點頭,也不再問,只說:‘先生干了這杯。’

    “活神仙”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石亨一笑:“先生果然是個快人,再與先生斟酒。”

    于是家人斟酒,陳化再喝,就這樣一杯接一杯,一連喝了三杯。

    石亨見他咂嘴,偷眼看酒壺,知道還嫌不足,笑道:“與老先生換個大碗過來。”

    陳化又喝了三大碗。

    他喝酒的時候并不去吃新端上來的菜,只管把筷子伸進盛鱖魚的大盒子去,那盒鱖魚已經動過,他又頻頻伸筷子,不一時,只剩下魚頭和魚骨,曹少欽轉頭吩咐:

    “再與陳先生做兩尾鱖魚來!”

    家人說:“鱖魚雖然有,但沒活的了。”

    陳化存心賣弄,遇此機會,怎么會輕易放過?一旁插嘴道:“魚還是鮮活得好,你去與我端一盆清水來!”

    家人見曹少欽點頭,便轉身出去,不一會端了一盆清水回來。

    眾人也不知道陳化何意,一起望向他。只見他拔出短劍,用劍尖挑起大盆子里的一個魚頭連同魚骨,丟進清水之中,然后用劍攪動,見那魚骨隨著攪動的水旋動起來,陳化便抽回寶劍。

    那水面不但旋轉不停,而且越轉越快,后來竟然濺出水花。眾人細看時,水里的魚骨早就變成了一跳二三斤的活鱖魚,搖頭擺尾,掙扎著想出去,陳化提起鱖魚,丟到地上,只見這魚活蹦亂跳,煞是好看。

    眾人見了陳化的表演,一起喝彩!石亨也不由得贊道:“陳先生好手段。”

    陳化又將另一幅魚骨依法炮制,變成活鱖魚,對那家人說:“就去廚下燒了,請客人嘗嘗鮮。”

    那陳化已經有了三分醉意,見眾人對他尊重,連忠國公也顯示出賞識之色,不免有些飄飄然。他見一個家人捧著一大盤清蒸荷葉丸子上來,又弄手段,用劍輕輕一指,盤中幾十個荷葉丸子都變成青蛙,從盤子里跳到桌子上,四處亂蹦,一時間舉座嘩然。

    那些青蛙跳到客人面前的空碟子不再動彈,眾人看時,早變回荷葉丸子,每人碟中四個,端端正正的放著。眾人又喝彩連連。

    “果然是;活神仙”,名不虛傳。

    石亨心中暗想:“這曹少欽請我過來飲酒,還主動請來活神仙助興,看來他是想將此人送給我,以換取他彈劾兵部尚書楊宇軒。嗯!倘若我家設宴待客之時,有這老兒在座,席上倒是可以增添幾分雅趣!哼!那楊宇軒不識抬舉,死了也便死了!最好連那周淮安一并收拾了!我求之不得!”

    想到這里,石亨看了曹少欽一眼,又對陳化道:“陳先生有這樣的好劍,武功當然也是不錯的!”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