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西南崛起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期望
    兒子們擔心的這些,也正是韋則所擔心的,除此以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的一點,估計兒子們也有想過那一點,之所以不說,是因為那一點,不好宣之入口。

    他們對宋朝,其實很難相信,原因,韋則和段延貴談的時候,已經提起過,那就是,宋朝也始終不愿意看著他們壯大起來。

    這一點,近的例子也有,而且和他們密切相關,他們這一系的首領之位,同樣得來不正。

    韋則是繼承自他父親,但他父親的首領之位,卻是他父親帶兵殺了前都王牟黑得來的,他父親之所以會這么做,當時宋朝的黎州知州李固,起了很大作用,說是他慫恿的也不為過。

    彼時,他們對宋朝這樣的意圖,是感激的,但此時,成為了都王之后,他們對宋朝這樣的伎倆,非常的深惡痛絕。

    若是惡了朝廷,宋朝,那肯定靠不住,搞不好,宋朝馬上又會鼓動他們發起內訌。

    這方面,朝廷倒是更加磊落些。

    至少這些年,沒有挑動他們部落,或者其它部落內訌。

    阿昌不急不忙的道:“父王想來已有定計,兒子的愚見是,不妨拖一拖,且等中元節過后再做計較,”

    韋則點頭,他也是這么想的。

    就看中元節之后,皇室和相府的態勢,若是相府如愿改制,那他們回旋的余地就大了起來,若是皇室和丞相,在那之后沖突更趨明朗化,想來他們就更沒有精力來顧這些小事。

    “這事可以拖拖,但另外一件事,卻不好拖,你們可有誰愿意去京城,去太子身邊?”

    瞬間,無論老大阿宗,還是表現不錯的老二阿昌,以及其它爭先恐后的準備在他面前表現的兒子們,全都安靜了下來,不是看著頂上,就是看著地上。

    阿宗阿昌他們這些有望接班的幾位不說,韋則的身體狀況,并不樂觀,這個時候,他們哪會遠離?

    小的那些同樣對此不感興趣。

    太子身邊的那些人,可以說是出了名的失意者,沒人愿意主動承認自己是失意者。

    再加上,聽說太子,也真不是個好相處的人,跟在他身邊的那些人,都要和莊戶、兵卒們一起打滾,哪有在部落里優哉游哉的當小王子舒服?

    韋則真有些失望,“太子所展現出來的,都是此前未有的新學識,其中蘊含著很多至理,這自然也意味著很多機會,你等,就全無興趣?”

    沒人回應。

    “你們應該也都聽說了,跟在太子身邊,益處頗多,原本的那些紈绔子弟,現在有很多,都有成為大才的傾向,當中,未嘗不會有能創下比他們父輩更輝煌業績之人,”

    “你等,就沒有有如此雄心的?”

    雖有些人看起來有些意動,但依然沒有有人回應他。

    韋則看著自己的這堆兒子,此時是真的有些失望,太子那樣看起來真有不凡才學的,也就不比了,這些家伙,連韋則年輕的時候都比不上。

    他年輕的時候,為了鞏固父王的統治,好歹也是風里雨里的沖在前面,生死之間打過好幾個轉,但這一大堆的兒子,現在竟然連離家都不愿意?

    離開了部落,你們就不能活了嗎?

    這能有什么出息。

    他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我不但睡得好,我還能睡女人,我還可以再生幾個……

    但再看看眼前的這一堆,他嘆了口氣,再生出來的就一定好?

    “太子,將來會理所應當的繼承大位,若此時和他交好,未來對誰都會大有裨益,甚至因此能在朝中占據高位也有可能,你等……”

    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父王,兒子愿意去京城,愿意追隨在太子身邊。”

    韋則一看,那是他的第八子,小妾生的第八子,那個小妾,原是成都府的一名名妓,但幾年前……是幾年前?韋則記不太清楚,總之是已經去世,因何去世的,他也想不起來。

    這個兒子,雖然排行老八,卻頗為瘦弱,打扮也很平常,平常也很少在他面前露面,卻不想此時站了出來。

    “兒子愿往。”他的第八個兒子阿濟沉聲道。

    …………

    書房里,韋則對這個他此前并不太在意的兒子道:“為父很是欣慰,”

    至少有一個有點想法,有點志氣,不是只盯著老子我的這一攤。

    “為父觀之,太子,是一個有大智慧之人,為父這說的,并不是太子進來新出的那些書,也不是他新制的那些器物,而是太子的這些安排,”

    “太子原本和皇上,是天然的一體,但他離開京城到了皇莊,便從此和皇上有了區別,因此可以看作是第三方,還是無論和皇上和相府,都關系親密的第三方,”

    韋則贊道:“這就讓他有了能這么肆無忌憚的行事的底氣,”

    “若是這一條,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他沉默了一會,“還有此前他在京城中的那些作為,那簡直,不可想象啊,”

    “早就想好了要去皇莊成為第三方,但有了和皇上,和丞相的特殊關系還不算,還不忘和京中各豪門拉好關系,此子,未來大有可期,”

    “丞相最近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把三公子明量放到建昌府,也有效仿太子,在相府之外,另立一方的打算,”

    韋則看得明白,日后若是高明量在建昌做了什么讓皇上不滿的事,丞相便很容易應對。

    “父王,兒子認為,丞相這么做,或許還有其它的用意,”一直在聆聽韋則教誨的阿濟道。

    韋則很有興趣的說,“你且說說,”

    話說阿濟如果還不開口,他都會有些懷疑這孩子,是不是不太會說話。

    “兒子以為,丞相把第三子高明量放到建昌府,或許也有避免相府內斗的考量,兒子聽聞,高明量,一直有意成為繼任的相國公,所以一直在跟高明順爭風,”

    “丞相,應該是汲取了段家內斗,所以勢弱的教訓,一開始就杜絕這樣的可能,”

    韋則目光連閃,他夸道:“你的看法,很有見地,”

    他再一次打量著自己以前不在意,看起來也很不起眼的兒子,“在太子身邊,好好學,不但學他的學識,還要學他怎么做人,怎么做事,為父相信,將來,你會有大出息,”

    他想,邛部川部的將來,說不好,就要著落在阿濟身上……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