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大唐補習班 > 第一一七章 ?no作no die
    “月靈,他不會有事吧?”昏昏沉沉間,李雪雁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接著是李月靈那彪娘們兒的聲音:“沒事,他底子不錯,出不了問題。”

    身體已經沒那么冷了,不只是不冷了,相反還很曖和,淡淡的幽香在鼻翼縈繞,漸漸恢復意識的李昊大概猜出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醒了就起來,把姜湯喝了。”一只纖細而有力的小手伸過來,在李昊的額頭上拍了一下。

    李昊老大不情愿的睜開眼睛:“就不能讓我多躺一會兒么,我現在很虛弱。”

    “你的確是很弱,才不到一個時辰就暈了。”李月靈俏麗的面龐映入眼簾,眼中滿是鄙夷:“二叔,二娘多么英雄了得,怎么生了你這么個不爭氣的東西。”

    李昊眨眨眼睛,這泥馬是個男人就受不了啊。

    騎著老子發明的自行車,抹著老子發明的香水,烤著老子發明的貞觀爐,然后罵老子不爭氣,這還是個人?

    掀開身上的被子,李昊硬撐著從床上坐起來,二話不說端起李雪雁遞過來的姜湯一仰頭,普普通通的姜湯硬生生讓他喝出豪情萬丈的味道。

    “你,你慢點,小心燙。”李雪雁怕他燙著,連忙勸道。

    只是她剛剛說完,李昊已經把姜湯全都灌進了肚子。

    “咣當,咣當”,老大一碗姜湯下肚,李昊每動一下,肚子便傳來一聲水聲。

    把碗還給李雪雁,吸了吸鼻子:“堂姐,明天繼續?”

    男人怎么能夠說不行,回過氣來的李昊一改之前的想法,挑釁的看著李月靈。

    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后世的時候,李昊就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子,否則他也不可能進入近乎萬里挑一的特種大隊。

    吃苦、遭罪,這些對他來說都不算什么,人活著總要有自己的堅持,被一個女人瞧不起,這絕逼不能忍好不好。

    另外還有一點讓李昊必須堅持下去的理由是,他知道自己將來一定會上戰場,如果現在不學點本事,打好基礎,將來上了戰場豈不是直接給敵人送人頭。

    要知道,大唐可是冷兵器為王的時代,李昊在后世學的那些擒拿格斗根本無法應付這樣的大場面,要在戰場上活下來很難很難。

    當然,如果他想渾渾噩噩混一輩子,也可以選擇不上戰場,只是這樣一來在尚武的大唐他將不會有太大的出息。畢竟他老子是軍方的人,他已經沒有辦法再轉去文職,就算硬轉過去與那些滿腦子之乎者也的文官也尿不到一個壺里。

    面對李昊的挑釁,李月靈一副你敢死,老娘就敢埋的表情:“好啊,那就明天繼續,希望你不要在家里裝病。”

    “一言為定。”李昊舉起右手。

    “啪”,李月靈與李昊的手拍在一起,誓約成。

    然后……李昊又后悔了。

    ……

    ……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來,望著院子里可以沒到膝蓋深的積雪,李昊就樂了。

    這雪下的好啊,再扎馬步有地方坐了,可以輕松不少。

    李昊不怕吃苦,但不等于喜歡吃苦,能少受點罪總是好的。

    李月靈早早就來到了李家,此時正在后宅與紅拂聊天,見到洗漱完畢前來請安的李昊,臉上再次露出那種高深莫測的笑容。

    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給老娘請過安的李昊心頭一緊,卻聽老娘說道:“德謇吶,既然你執意想要習武,娘也不攔著你,這段時間就跟著你堂姐好好學吧,你堂姐不管讓你干什么,你照做就成。”

    李昊:“……”

    老娘啥時候改性子了?以前不是從來不讓自己學武么?

    還沒等李昊反應過來,李月靈已經站了起來:“走吧!”

    “走?去哪?”李昊隨口問道。

    “我家。”李月靈淡淡說道:“留在這里只會讓你懶惰,我已經跟二娘說好了,你跟我習武這段時間就住在我家里,反正我父親和母親都在泉州,長安家里根本沒人。”

    “娘?”李昊忐忑的將目光投向便宜老媽。

    紅拂像是費了很大力氣,點點頭:“去吧,娘會跟你父親說的。”

    完了,徹底完了。

    落到這敗家娘們兒手里,未來似乎并不樂觀啊。

    忐忑、糾結中,帶著蘭鈴坐上馬車離開家穿過兩個坊市便到了李月靈的家中。

    與自己家相比,李月靈的家明顯小了許多,前后三進的宅子,沒有演武場,沒有小花園,仆役,傭人也沒有幾個,配合院子里凋零的草木,冷冷清清的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以后你就住這里吧。”帶著李昊主仆來到后宅的一座小院,李月靈說道:“這是你堂弟的院子,不過他一直跟著我父親在泉州那邊,這里便空了下來。”

    “為什么?”李昊在院子里轉了一圈,突然問道。

    “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你會一個人回來?難道你不應該住在泉州么?”李昊問道。

    李月靈想了想,似乎覺得沒有必要瞞著李昊:“陛下要賜婚,我……或許明年就要成親了。”

    長安城還有人敢娶這么彪悍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興之所致,李昊脫口而出:“誰啊,膽子這么大?”

    說完之后,李昊就后悔了,連忙解釋:“姐,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你別誤會!”

    “我沒誤會。”李月靈像是沒聽到李昊剛剛的話一樣,指了指不遠處一個半人高的架子道:“把腿搭上去,試試你身體的柔韌性。”

    李昊總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可又拗不過李月靈,只能扭扭捏捏的走過去,抬起一條腿往架子上一搭,扭頭道:“是不是這樣?”

    李月靈面無表情:“彎腰,用兩只手抱住自己的腳。”

    李昊試了試,別說用手抱住腳,就連摸都還差著半尺呢。

    正想說自己做不到,背后便多了一只小手,緊接著一股巨力傳來。

    “嗷……”一聲不似人聲的慘叫傳遍半個長安城,數不清的烏鴉‘哇哇哇’大叫著四處亂飛。

    再看李昊,頭已經與膝蓋碰到了一起,兩只手不光能抱住自己的腳,而且還超出了許多。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体彩甘肃11选5玩法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河南体彩481什么时候开始 华东六省开奖结果 北京pk计划软件苹果版 王中王资料提供 新手炒股app哪个 51pk10全天计划网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小说 没开盘可以买股票吗 小袋理财是个大骗局 单机游戏新快三 国际期货配资 贵州快三开奖历史结果 江苏快三推荐和预测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