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大唐補習班 > 第一一六章 ?自討苦吃
    李二走了,揮一揮手,帶走了四個鐵片。

    緊接著,宮里傳來消息,宣工部尚書武士彟覲見。

    看來李二是打算將馬蹄鐵繼馬蹬后再次裝備全軍了,李昊拿著給李承乾打了個眼色,兩人亦步亦趨的離開了將作監。

    三輪車的事情已經交待完了,接下來就是等著驗收成果,把李承乾送回宮之后,李昊發現自己又沒事情做了。

    走在長街之上,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臉上忽然傳來絲絲涼意。

    下雪了!

    雪花飄飄,寬闊的大街不多時便被大雪覆蓋,整個世界變成的一片銀白。

    一頂紅色的油紙傘自李昊身前掠過,片刻又轉了回來,傘下是李月靈俏麗的容顏,以及一股淡淡的花露水的味道。

    堂姐李月靈盯著李昊看了一會兒,開口問道:“你杵在這里干什么?”

    李昊抬頭看了看天,淡淡說道:“品嘗寂寞的味道。”

    李月靈:“……”

    “堂姐這是干什么去,怎么連個下人都不帶。”李昊反口問道。

    李月靈目光流轉:“我這幾年一直生活的泉州,那里很少見到雪。”

    李昊點點頭,泉州地處北緯二十四度,除非遇到極特殊的氣候,否則還真是很難見到雪。

    而且就算遇到極特殊的氣候條件,雪在落下之后也很難留存。

    想著,隨口說道:“可憐的,你一定沒打過雪仗吧?”

    李月靈:“……”

    這天沒法聊了,總揚沙子算怎么回事。

    李昊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岔開話題:“對了,泉州那邊是不是海鮮特別多?”

    李月靈瞥了李昊一眼,與他并肩而行:“一般吧,我很少吃。”

    李昊詫異道:“為什么?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守著大海沒理由不吃海鮮吧?”

    “因為很難弄到。”李月靈嘆了口氣:“你這種長在長安城的紈绔子弟,怎么能理解海邊漁人的生活。”

    唉呀我去,再刺激老子,我懟你了昂,李昊翻了個白眼:“堂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會,我可不是那種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紈绔子弟。”

    李月靈沉默了半晌:“是么?一輛自行車被你賣出一千貫,一壇酒被你賣到五貫,我很好奇,你為什么那么喜歡錢。”

    老子可不僅僅是喜歡錢,老子還想當圣人,無欲無求,名留千古,后世子孫吹牛逼也能找到地方。

    可這樣的人往往都活不長,尤其是在封建社會,更是如此。

    你一個臣子,不求名不求利,全心全意的為百姓做實事,做好事,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要謀朝篡位?在皇帝陛下眼中,這種事情是不需要證據,只要一個莫須有的猜測,讓你人頭落地還不是輕而易舉。

    李昊不想對李月靈解釋太多,解釋了也沒用,想了想道:“人這一輩子總要有點愛好,而我的愛好就是賺錢和花錢,像個暴發戶一樣,多好!”

    “庸俗。”李月靈鄙夷的撇撇嘴,邁開大長腿,向前急走兩步,似乎是怕被李昊傳染上銅臭味。

    但李昊卻不想就此放過她,追上去問道:“堂姐,話說,你會武功吧?教教我唄?”

    李月靈本不想理他,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停下腳步道:“你想學?”

    李昊眼巴巴的瞅著李月靈:“對啊,我從小就羨慕那些能飛檐走壁,登萍渡水的大俠,你要是會的話,就教教我唄。”

    每一個少年都有一個武俠夢,李昊也不例外。

    后世小的時候,他最喜歡看的就是武俠片,尤其是看到那些英雄人物飛天遁地的時候,更是羨慕的不行。

    眼下到了大唐,牛人遍地走,高手不如狗,兒時的武俠夢變的觸手可及,奈何與他老娘紅拂說了幾次,老娘都以他身子骨弱,吃不了苦為由打發他,著實讓李昊有些郁悶。

    李月靈盯著李昊看了半天,見他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不由再次問道:“你是認真的?練武很苦,我怕你堅持不下來,而且你現在年齡有些大了,要習武的話,要吃的苦更多。”

    為了夢想照進現實,李昊把心一橫,咬牙道:“不就是吃點苦么?不怕,男子漢大豆腐……呃,不是,大丈夫,吃點苦算什么。”

    李月靈微微一笑:“行吧,那我們先去雪雁家里,到了那里讓我看看你的基本功。”

    不知為何,李昊總覺得自己這個堂姐的笑容里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可那具體是什么他又說不上來,憐憫?嘲諷?或許都有吧!

    一路想著,來到李道宗那老貨的家里,老家伙不知道又去哪里哈酒去了,沒在家,李昊姐弟二人在管家的引領下來到李雪雁的院子。

    李雪雁對于李昊的到來有些驚訝,眼神一閃正想說些什么,卻見李月靈朝著院子中央一指,對李昊說道:“去那里扎馬步,時間不限。”

    李昊:“……”

    六月的帳還的快啊,兩個月前好像他對翎府那些大頭兵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站軍姿,時間不限。

    沒辦法,站就站唄,為了實現自己的武俠夢,李昊老老實實的走過去扎起馬步。

    ……

    ……

    一刻鐘以后,頂著漫天大雪,站在小院中間的李昊后悔了。

    扎著馬步的兩條腿像是要斷掉一樣,腰也疼的十分厲害,冰冷的雪花灌進脖子里,寒徹骨髓。

    老子特么真是吃了豬肉蒙了心,怎么就會想到跟這小丫頭學武呢。

    大冷天蹲在家里喝點小酒不好么?擼點小串不香么?何必跑來受這份洋罪。

    李昊一邊在心里罵著,一邊看向不遠處房間中正在下著圍棋的兩個女孩,欲哭無淚。

    奈何身體整個僵住了,動都動不了,不是他不想動,而是除了眼珠子,真的哪里都動不了。

    這是點穴術,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點穴術,如果不是李月靈那彪娘們施展出來,就算打死李昊都不相信,傳說中的點穴術竟然真的存在。

    天可憐見,老子只想學點速成的功夫,沒想成為武林高手啊,有必要這么折騰老子么,半個時辰之后,李昊在暈過去之前,如是想著。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