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七百十四章 發芽
    至此,昆特才略微松了一口氣。他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艾羅會長,您昨天是不是說有些事情想要找光明教廷呢?很榮幸的,我這邊恰好認識幾位祭司,如果有什么麻煩的事情的話,我這邊真的可以幫幫忙。”

    略微思索之后,艾羅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倒是沒什么關系,我們公會內的也不是什么搞不定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一些成員昨天去參觀光明教廷,順便治個病,結果給安排成了純粹的旅游外加向光明神進行捐款。完全沒有任何的收獲,所以就有些不爽而已。”

    聽到這里,昆特哈哈一笑,說道:“初來瀚海城的游客大多數都會碰到這樣的問題呢!尤其是那些想著來治病的,都以為那個巨大的光明教廷就是治病,解毒,祛除詛咒的地方。但其實吧,因為光明教廷實在是太有名了,所以有太多人就跑過來參拜,所以教廷內的幾名大祭司就決定將那個宏偉的前廳用來做旅游給參拜,真正的辦事機構反而在另外一個地方呢。”

    艾羅笑了笑:“我覺得也是。既然前面只是旅游機關的話,那我也放心了。”

    昆特點點頭:“這倒是,每年因為旅游的問題發起的投訴就算沒有三位數,少說也有上百。后面的那些真正的大祭司也不會去管這些小事。”

    艾羅:“看起來,昆特先生對于光明教廷還真的挺熟悉的嗎?連每年的投訴量都清楚?”

    舞臺上的戰斗似乎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伴隨著四周觀眾們此起彼伏的歡呼聲,昆特笑著繼續說道:“有幸,我這個工坊除了做國戰牌之外,也算是為教廷做事。平時教廷有些什么需要制作的工具或是道具之類的,也會委托我的工坊進行采購。生意上嘛……也算是不錯吧。”

    艾羅眉毛略微揚起,笑道:“一看就知道,昆特老板的生意一定很不錯!有沒有什么委托可以讓我們人魚之歌也跟著分一杯羹的嗎?”

    這位老板再次哈哈笑了起來,一拍大腿,說道:“這是當然,當然!如果真的要說的話我這邊還真的有一件工作可能會附和艾羅會長的想法。”

    艾羅的手繼續順著貓毛擼了下來:“哦?什么想法?”

    昆特:“最近我剛剛得到消息,聽說光明教廷中的一名叛徒死了,但是這個叛徒留下了一大筆的遺產。但是這些遺產似乎被那個叛徒分別散步到各個地方,并且以其他人的名字進行登記了。所以,如果艾羅會長能夠找到那個叛徒散落的財寶的話,倒是可以得到一大筆的賞金呢!”

    艾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非常感興趣的神色,帶著些許試探性的口吻說道:“一大筆的賞金?是哪個叛徒那么大的面子啊!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我找到了那個叛徒留下來的財富,和昆特老板您也沒有什么關系啊。您把這個事情告訴我,豈不是很虧?”

    昆特倒是擺擺手,臉上浮現出一抹無奈的表情,說道:“不虧不虧,如果真的能夠找到那個叛徒留下來的財富的話,我絕對不會虧。唉……實不相瞞,艾羅會長。那個叛徒……很不幸,我這個小小的工坊之前就和他做過幾筆生意。但是他在還錢了所有的欠款之前就突然死了,而且他的財產又找不到,弄得我這么一個小小的工坊……唉,生意有的時候真的很難做啊。”

    艾羅:“所以?”

    昆特:“所以,其實我也算是有一點點私心的。如果能夠找到那個叛徒遺留下來的財產的話,我希望能夠拿到屬于我的欠款的那一部分。多余的利息方面的東西我也不需要了,我只希望我的工坊能夠進行正常的運轉嘛。如果人魚之歌能夠提供有關那個叛徒……那個名叫馬斯·卡彭的前圣殿騎士的叛徒的任何信息的話,如果我能夠拿回屬于我的那一筆一千三百枚金幣的欠款的話,我愿意提供十分之一作為給人魚之歌的報酬。您說呢?艾羅會長。”

    艾羅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幅十分認同的表情,他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這倒是。不管發生任何事情,資金周轉這種事情都是一個商人的死穴。嗯……您剛才說那個叛徒叫什么名字來著?”

    看到艾羅現在表現出一副十分感興趣的模樣,昆特的臉上立刻大喜!他急急忙忙地打開隨身攜帶的一個小包,將里面的就像是早就準備好的一沓紙直接掏了出來。

    “勝負已分!經過了七場酣戰之后,我們的扎古選手終于獲得了第一場比賽的勝利!讓我們祝賀他成功進入第二輪!”

    四周再次爆發出一陣歡呼之聲。這樣吵鬧的聲音讓艾羅一時間聽不清昆特說的話,只是低下頭看著他那個剛剛才被掏空的小包。在那打開的包囊中,他看到了幾塊魔力結晶。

    “您還會魔法?”

    “魔法?我?”

    昆特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包,隨即笑道——

    “嗯……有點魔力親和,但是不強,從小到大也就那樣,現在幾乎等同于沒有了。有了這些魔力結晶,有的時候如果想要點個火什么的還能勉強湊合。吶,您看看這里,這就是那個名叫馬斯·卡彭的男人的資料。另外還有,這些就是他欠我工坊的錢,白紙黑字都在這里寫著了!1367枚金幣5銀5銅1鐵幣,我這邊也不想要那么詳細的了,拿一個整數,就1300枚金幣我就心滿意足了。”

    艾羅接過合同和馬斯·卡彭的資料,笑著說道:“沒想到您準備的還真是充分啊?一天到晚就把這些資料隨身攜帶到處跑嗎?”

    被艾羅說中重點,這位工坊老板臉上微微一紅,連忙揮揮手,笑道:“哪里哪里!畢竟這也算是我的一個心病嘛!所以我時不時地就帶著這些合同,時刻提醒我自己還有那么大一筆錢沒有收回來呢!”

    這個撒謊的理由艾羅也懶得去揭穿,他只是仔仔細細地看著這些合同上的說明。

    合同訂立的年代有遠有近,時間長的合同紙張已經泛黃,每一張合同上的筆墨也不相同,書寫習慣也有著一定的差別。真的要說這些合同的真實性的話……那么艾羅一時間也沒有辦法判斷出來。

    不過有一點,也不知道是這個昆特老板實在是太著急了還是怎么樣,這一沓幾乎幾十份合同中,有些合同的內容卻顯得實在是太過不合理。

    比如說這一張五年前訂立的合同,當時明明說要制作一批餐碟,限時一個月。但,如果這樣的一筆合同都沒有完成的話,后面又是怎么訂立那么多的其他合同的?合著之前的賬全都不清,那么多年來就一直賒著嗎?

    看到艾羅緊緊盯著那份合同之后,昆特的臉上露出些許尷尬的表情。但是他又不敢說話,只能尷尬地笑了笑,一言不發,繼續在旁邊守著。

    “看得出來,您準備的應該挺匆忙的,所以將一些本來不應該夾雜在里面的合同也一并加進去了呀。”

    艾羅粗略翻看一遍之后,笑著將這些合同遞還了回去。

    昆特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笑了笑,說道:“嗯……這些東西我一直都是讓我的員工整理的,他們偷懶,就把所有的賬目都放進來了吧……”

    此時,四周的觀眾們再次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下一次的交戰雙方已經上場,在主持人的宣告之下,雙方也是在位置上做好,開始交戰。

    “這么說來,你是希望能夠找到那些賬目,然后看能不能找回你的資金嘍?嗯,這一點我很理解了。”

    隨后,艾羅稍稍伸了一個懶腰,臉上流露出一抹些許疲倦的笑容,看著場上的對決,換換笑道:“不過,您恐怕不應該來找我們人魚之歌來處理這次的事情了。”

    聽到艾羅這么一說,這個工坊老板的臉上立刻流露出些許驚恐的表情。他的神情凝滯,一副完全不知道應該怎么把這個話接下去的模樣。

    不過他不知道該怎么說,艾羅卻可以幫他說。隨后,這位公會會長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你也知道,現在正是準備公會冠軍戰的前期。為了能夠做好充足的準備,我可是差不多提前一個月就帶著我的公會成員來到瀚海城了呢。只是……很不幸,我們公會的實力總體上來說還是有點弱。尤其是資金方面,我們自身也有許多的局限性,需要努力去搜集一些……”

    艾羅歪著腦袋,露出一種十分“可愛”而又“無奈”的表情,笑了笑,說道:“所以,我們公會恐怕沒有時間去找這個背叛者的遺產。如果您有需要的話,可以去找其他那些大公會,或許還會更快一點吧。”

    “但……但是……”

    昆特的臉上很明顯地浮現出焦慮的情緒。

    他搖了搖頭,顯得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恰恰此時,舞臺上的戰場已經顯得有些白熱化,現場的觀眾們甚至都已經無法繼續坐著,而是站起來大聲呼喊。這也讓這個工坊老板的表情顯得更加拘謹了起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青海11选五预测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今天股票行情大盘 吉林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pk10计划在线 重庆福彩农场走势图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 福彩3d开奖号码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 众鑫盈配资 免费精准5码中特 浙江体彩6 1专家杀号 股票涨跌是依据什么来衡量的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 如何计算自己买的股票涨跌幅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