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最兇 > 第82章 事情好像鬧大了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看著破軍又驚又怒,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許莫超一臉懵逼。

    “喂,我和你至少隔著十幾丈,這關我什么事啊!”

    碰瓷也沒你這樣的吧?

    “你怎么了?”

    別說是許莫超,就是和破軍站一頭的葉辰也有些莫名其妙,許莫超不過是看看劍晨而已,你這是搞什么鬼。

    如果不是感覺到破軍身上的氣息的確是一下子衰弱了,就連他都要認為破軍這是在醞釀什么陰謀詭計了。

    “舍心印……被強行解除了!”

    破軍苦澀地說道。

    “你說什么?!”

    聽到破軍沉重的聲音,葉辰也愣住了。

    “可他不是什么都沒干嗎?”

    “我也不知道。”

    破軍搖了搖頭,正因為這樣他才會表現的這么失態。

    這時劍晨也從剛才痛不如生的狀態中恢復過來,看向許莫超的眼神格外復雜。

    半晌過后,他終于還是開口說了一句,“謝謝。”

    “你謝我干什么?”

    許莫超卻不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感謝我剛才那一腳踢得好嗎?

    “聶風,你幫我解除了舍心印,我欠你一次。”

    又來!

    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動不動就欠你一個人情,搞的好像自己的人情值錢似的。

    之前劍貪那貨就是這樣,現在劍晨也學會了,莫非你們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嗎?

    等等!

    許莫超突然反應過來,舍心印解除了?

    他看了看劍晨胸口,皮膚細膩有光澤,血手印業已徹底消失。

    就這么簡單?

    他轉頭望向破軍,不料破軍在看到自己望向他的時候,竟然不自覺后退了一步。

    許莫超:“……”

    老子有這么嚇人嗎?

    破軍的行動固然令人不解,但其中的道理說起來并不復雜。

    舍心印從根本上講是一種心靈控制能力,是在人的心靈深處種下一個暗示,能讓心境留下破綻。

    說起來,這一招在一開始并不是用來控制人,而是為了磨練人的意志力的。

    一旦能夠完全憑自己的力量從舍心印中擺脫,那么意志力、精神力,保護心境修為都會得到大幅度提升,好處難以想象。

    只是絕大多數人的意志力都要比自己想象中要差,差得多。

    往往是磨練意志的目的沒有達到,經過一翻折磨反而多出了幾個RBQ,而且效果出奇得好。

    這樣一來,索性改變了舍心印的使用方法,把它弄成了專門折磨和控制人的手段。

    與此同時,也要付出一些代價,那就是一旦舍心印被外力強行拔除,那么這個種下舍心印的人也會受到創傷。

    許莫超覺得破軍說舍心印除了他本人之外無人可解是個白癡,殊不知他是故意這么說,就是擔心像無名這種人會出手。

    但他萬萬沒想到,舍心印竟然被許莫超看了一眼就強行解除了。

    更重要的是,在劍晨被種下的舍心印被解除的一剎那,破軍感覺到一股滔天兇氣撲面而來,像他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這股兇氣降臨的一剎那竟然無法控制的瑟瑟發抖。

    同時在他的意識層面出現了一個兇到非常的人,輕描淡寫地看了他一眼。

    破軍敢用生命保證,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么兇的人!

    那到底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

    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就讓他心驚膽戰,魂不附體。

    甚至連一絲反抗的意志都提不起來。

    就在破軍以為自己要被活活嚇死的時候,意識中的那人來得快去得也快,只一接觸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壓力瞬間消失,巨大的落差讓他無法忍受,噴出一口老血,卻是已經傷到了臟腑。

    就是許莫超也沒想到,舍心印竟然會被自己嚇到驅散。

    這么慫的嗎?

    他也不想想,自己的兇可是從主世界帶過來的,就連這個世界的至兇之物敗亡之劍都要垂涎三尺。

    對于舍心印而言,他這一出馬堪稱是降圍打擊,舍心印能不慫嗎?

    這其中的道理許莫超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

    只是此刻看到破軍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許莫超好奇之余,也懶的再理他,等會順手收拾了就行。

    倒是葉辰經此一事對許莫超的態度反而變得鄭重起來。

    “聶風,沒想到我倒是小看你了!”

    “是啊……你一直都是這樣。”

    許莫超有氣無力地說道。

    “不過你也到此為止了!”葉辰精神一振,“接下來,我會讓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是嗎,我倒真想見識見識。”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前有太多痛苦的!”

    “呵呵……”

    許莫超笑而不語。

    這時無名又跳了出來,“絕天,我答應你,給你《萬劍歸宗》的鑰匙!你放過他!”

    “哈?”

    許莫超驚訝地轉過頭去望向無名。

    無名用慈祥的目光望著許莫超,親切地說道,“聶風,放心吧,你和劍晨不會有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大叔你對我太好了吧?

    說實話許莫超都有些感動了,可問題是我真的不用你來這樣幫我啊!

    許莫超望著對面的葉辰和幾百個鬼叉羅頗為無奈。

    哪怕打不過這么多人,但干掉對方再離開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萬劍歸宗》還是你自個留下來當參考書吧!

    他正準備開口,不料葉辰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無名!我只是應答放了你的徒弟劍晨,我什么時候答應放過聶風了?”

    “什么?你!”

    聽到葉辰這么說,無名不由大吃一驚。

    “聶風再怎么說也是我的哥哥啊,我們兄弟之間的事情就不勞你這個外人插手了。”

    “喂,你夠了啊!”

    許莫超聽不下去了,向前邁出一步。

    “聶風,不要沖動!”

    “放心吧,沒事的”,許莫超給了無名一個眼神,望著天絕宮這一眾人說道,“也差不多該把你收拾掉了。”

    “就憑你一個人?哈哈哈!”

    葉辰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一般,大笑三聲后一揮手,“給我上!”

    許莫超活動了一下筋骨,終于要大戰一番了嗎?

    還沒等他動手,樹林外圍就傳來了連續不斷的慘叫。

    “怎么了?”

    葉辰和破軍悚然心驚,一眨眼的功夫就見一大票人從更外圍的地方沖了進來,一見面就對著場中的鬼叉羅痛下殺手。

    這些鬼叉羅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干掉了三十多條人命。

    “天下會!”

    破軍不知道這些人是誰,但葉辰卻一眼就認出了這些人,咬牙切齒地吐出了三個字。

    “哈哈哈,聶風就是聶風,不服不行!”

    燕北塵大笑著從人群里走出來,一臉欽佩地對許莫超說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說的就是你了吧?”

    “你不會是發現了我們一直藏在暗處才這么有恃無恐吧?”

    發現個屁!

    許莫超正要開口,突然反應過來,這話不是燕北塵而是他身旁的一個女人說的。

    他驚訝地望著和燕北塵并肩而行的那一對少女,這不是天池十二煞中的老大童皇嗎?

    “她們怎么會……”

    他明明記得之前雙方水火不容,就連一起對付天絕宮的時候李文還要把他們調開避免內訌,怎么現在還開始幫著燕北塵說話了?

    “哈哈哈!這還要感謝聶兄你啊!”

    在許莫超驚訝的目光中,燕北塵一左一右把娃娃殺手姐妹摟到了自己懷里:“她們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

    看著讓無數江湖中人聞風喪膽的天池殺手首領心甘情愿靠在燕北塵懷里,許莫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的驚訝了。

    “你不是之前還殺了他們的人嗎?”

    這種生死大仇是這么容易就能化解的嗎?

    “燕郎既然成了我們姐妹的男人,那些人自然也是他的屬下。”

    娃娃殺手中的一人開口,冷冷說道。

    “燕郎想要他們的命,他們自己乖乖奉上便可。”

    另一人毫無縫隙地接口道。

    “燕北塵,我發現你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測!”

    看到這一幕的許莫超簡直驚了,這個燕北塵,真真是個人才啊!

    難怪他之前對自己態度一直那么親近,感情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不過你還別說,娃娃殺手顏值高,武器不低,身體柔韌度好,在床上能夠隨意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

    更重要的還是一對姐妹花,嗯嗯……

    看燕北塵那副春風得意的模樣和娃娃殺手對他的依戀表情就知道他們平時有多嗨了。

    不過許莫超奇怪的是,燕北塵到底何德何能,可以收服這對姐妹呢?

    “你們以為自己贏定了嗎?”

    自天下會精英出現,到燕北塵現身和許莫超拉家常也不過短短幾分鐘的事情,但就是這短短幾分鐘,天絕宮已經損失了近百名鬼叉羅。

    當然天下會也不是毫發無傷,但這次行動他們準備充分,傷亡率明顯要比天絕宮低得多。

    “要不然呢?”燕北塵嘿嘿冷笑,“絕天,別指望會有其他人來救你,此刻的天下第一樓那邊也已經是岌岌可危了!”

    聽到老家被偷,葉辰似乎并不緊張,“只要我能贏,那邊損失再多又有什么關系?”

    “那也得贏得了再說!”

    燕北塵說著松開雙手,目光凝重地望著葉辰。

    說歸說,對于葉辰的實力他還是心理有數,以他一人之力完全無法抗衡,好在這里有許莫超,再加上之前布置的后手。

    葉辰,你今天必死無疑啊!

    事情好像鬧大了啊……

    看著這一幕的許莫超有些無奈,自己原本只是想來教訓破軍的,怎么看這情況大決戰要提前爆發了呢?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