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逐塵錄 > 七四下
    “什么,病危,你,你快說個清楚!”

    雁飛有些激動,竟是想要上前來揪那人,還好有小乙攔住,方才未有讓他靠近那伙計。伙計膽戰心驚,差點兒跌倒下去。雁飛冷靜下來之后,又才認真問他,

    “伙計我問你,你可知道雁門主得了什么病?!”

    伙計哆哆嗦嗦回道,

    “我,我我,具體是什么病,我也不知,只不過,聽說十分嚴重,連床也下不得了,每日吃喝,也都只能由他人送到嘴邊!又有人說,從雁蕩山下來的大夫,都是束手無策,所以,才會如此的緊張!”

    雁飛提腿便要往外走,他再也按捺不住,恨不得長上翅膀,立馬飛到他的師傅跟前!小乙早看透了他的心思,也是伸手將他拉住,

    “這么大雪,如何能夠上得去,再不行,咱們天明之后再走也是不遲!快些坐下,咱們再說些別的事情!”

    雁飛被小乙按到了凳子上,又對那伙計說道,

    “伙計,你先去吧,有事再來找你!”

    伙計并未馬上離去,笑容也有些不大正常。小乙立馬明白過來,之前許給他的好處還未兌現,他又如何能走!瑤兒看出幾人早沒了錢,呵呵笑了兩聲,然后從袖里取了一小塊碎銀出來。伙計立馬雙眼放光,張開的嘴中,也快要流出口水出來!瑤兒輕巧的扔出那碎銀,直入那伙計懷中,伙計生怕拿不住銀子,也是把雙手并起,一齊來接。握到手心之后,又仔細看了一眼,方才大喜謝過,

    “多謝女菩薩,多謝各位大俠!多謝女菩薩,多謝各位大俠!”

    竟有人叫瑤兒女菩薩,也是把她給高興壞了,她又往袖中去掏,又因小乙一句話,而停下了手腳,

    “伙計,你先下去吧!”

    伙計很是識趣,點頭哈腰幾下,方才慢慢退了下去。

    瑤兒把頭抬起,用她的下巴正對著小乙,道,

    “我有的是錢,還怕我給不起么?!”

    小乙輕笑一聲,回道,

    “呵,這些不也是阿紅給你的么,還得意個什么勁!”

    當然,瑤兒被囚了這么長時間,又怎么可能再有銀錢帶在身上,走時阿紅把自己身上的錢全都給了她,雖然不多,但多少也能應付一些。不過,要是像她今日這般大手大腳,沒兩天就要兩手空空了!

    雁飛抱頭,痛苦不已。小乙剛才與瑤兒說這幾句,也是想讓他想想別的,不過,看他這模樣,應該是沒什么用處了!小乙輕輕拍了拍他肩膀,說道,

    “雁飛兄,想必你也是知曉的,這個時候上山,多半是有去無還的!你若是堅持要去,那天明之后,我便與你走這一趟!”

    雁飛搖頭不止,良久方才回話,

    “不,不,我一人回去就是!”

    小乙道,

    “你這說的什么話!咱們一同經歷了這許多,怎么可能說走就走!我們也早就表明過態度,要助你順利成為雁蕩門主,這個時候再說這話,已經晚了!”

    雁飛抱住腦袋的雙手終于放了下來,

    “我,我……師傅,師傅他,他……”

    小乙道,

    “你要知道,雁蕩門主,又怎會是普通人,絕對不會輕易患病,再有,既便得了重疾,那也必然會比一般人容易恢復!剛才伙計也說了,他也都只是道聽途說,作不得真的!”

    小乙雖然這么說,可他心里還是有種不好的預感,從白云山一路過來,可是死了不少人,而且,都是那帶頭之人,白云觀的何仙人,浪沙派的沙幫主,哦對,還有那叛軍的頭頭,都是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這次來到雁蕩門,這樣的怪事,會不會延續下去呢?一想到此處,小乙也覺后脊發涼!

    雁飛稍稍冷靜了一些,自言自語道,

    “是啊,師傅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會出事,怎么可能會出事!”

    雁飛再不言語,不過,腦袋里邊做的心理斗爭,絕不會少,他再不講話,其他人怎么說,他也再聽不進去。

    小乙輕聲說來,

    “咱們還是先尋個住處,明日若是他堅持要去,那就讓我陪他一齊過去!”

    瑤兒立馬反對,

    “不是說好一齊去的么!你們要去,那我也要去!”

    小乙回道,

    “大小姐,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看看那雪有多大,一時半會兒,可是停不下來的!到了山里,可就更厲害了,若是再遇上野獸之類,更是不好對付的!”

    瑤兒冷笑一聲,道,

    “即便有那猛虎,我這劍也能削掉它的腦袋!”

    小乙又道,

    “哼,也是,你可比一般的男人厲害多了!”

    這話讓瑤兒很是不爽,高喝一聲回他,

    “你的意思是,我比男人還要男人么!”

    小乙臉色一僵,面無表情回她,

    “我可沒說,是你自己說的!”

    瑤兒一拍桌子,把另幾桌酒客的目光集中了過來,她手指著小乙鼻頭,大聲說來,

    “你,你再說一句試試!”

    瑤兒眼中都快要瞪出了血來,她是什么性子,哪受得住對方如此說她,更有,說她之人還是小乙,怎不叫她憤怒!白青一看情況不對,也是出言相勸,

    “瑤兒,你冷靜一點,小乙哥不是這個意思,他也怕我們這幾個拖了后腿嘛!”

    白青的話倒是管用,瑤兒的怒氣來得快,去得更快,她瞪了小乙一眼,迅速坐了下來。

    童陸此時打個圓場,算是把一切都化解開來,

    “哎,咱們所有人身上加起來也沒幾個錢,不如把那船兒賣掉,也能換些銀子用!再讓伙計幫忙置辦些防寒除雪之物,咱們明日上山,也要容易許多!”

    小乙道,

    “這船一時半會用不著,賣了也就賣了。不過,這山已經封了幾日,再強行上去,很是艱難,我看,你們還是留在此處,我與雁飛大哥走這一趟便是!”

    童陸道,

    “你倆負責開路,我們后邊跟著,又有什么困難的!咱們再多準備些繩子,即便爬不上去,也能有辦法繼續不是!”

    小乙看了看另外幾人,皆是微笑著點頭,看來,不論前路如何艱險,也是無法將其勸退!

    無名也道,

    “小乙哥,你也莫要再說了,咱們既然一齊來的,那便一齊上山,再苦再累,又有何妨!”

    小乙終于點下頭來,

    “好,既然如此,那咱們便一同上山!到時,誰也別要半路退縮喲!”

    小乙知道,幾人之中絕不會出現這樣的人,當然,也包括這大小姐瑤兒!既然如此,那還說什么呢,早些尋個住處歇息一晚才是!

    小乙喚了伙計過來,叫他尋幾間上等客房,可伙計根本沒去打探,立時回了話!他說這幾日大雪封山封路,來的人都走不了了,也只能尋個地方住下,人來得多了,客棧卻是極少,早就人滿為患了,此時再想臨時尋個住處,除非是用武力來搶了!沒辦法,也只有再次回到船上歇上一晚才是!童陸叫伙計尋了個做船的手藝人,一齊回到了那船,以一個非常劃算的價格賣給了他,伙計從中也得了好處,樂得合不攏嘴。又拿了些錢,讓伙計幫著置辦下需要的物資,這才回到了船里歇息!

    這期間,雁飛始終不發一言,小乙心里清楚得很,要不是與他講過,無論他做什么事,幾人都會一直相伴,此時,想必他已然早就上山去了!他想要立馬回去,可又怕因此而傷到了與他一路同行的伙伴,所以,他還是忍了下。雁飛有了些變化,雖然細微,但也能感受得到!雁飛一夜未眠,小乙也是始終陪伴在他身邊!

    這雪又是下了一夜,每一日,都比頭一日冷上許多,海風吹過,臉上似是被刀子割過一般。伙計倒很會辦事,在天亮之前把幾人需要的東西全都備齊,最后,還不忘送兩壇好酒給幾人備上,以便路上解饞!每人都起得很早,隨意吃了些東西,天才慢慢亮起。待能看清一些之后,幾人方才出發。伙計送了好長一段路,方才告別幾人,慢慢往回走了回去。這路上時常有人打掃,他也走得十分困難,這上山的難度,可想而知!雁飛最后一次勸說幾人留下,得到的,依舊是同樣的答案,他也就認了,再不提及此事!

    這雪實在太大,已然沒到了腰間,每走一步,都是十分困難。雪一直在下,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還好,這地方是在南邊,氣溫不比北方冬天,因此這雪一邊下,一邊溶解,才不至于把人也給埋嘍!當然,那伙計幫忙準備的東西,也是派上了大用場,也讓這一路容易了許多!

    看不清路在何方,不過,雁飛對此處十分熟悉,所以才不至于走偏!即便如此,幾人到達山腳之下,也是用了近乎兩個時辰,實在辛苦得很!哎,其實啊,也是童陸白青等人走得慢些,否則若是只有小乙和雁飛上山,應該也會要快上許多!可他們并不敢先走,因為過不了多久,新開辟出來的路,又會被大雪淹沒,很容易失去了聯系,被困于這雪山之中。

    整個山都被大雪掩埋了,如何能夠認得清前方的路!雁飛和小乙也只有看清了自己腳下的路,一點一點的開路過去。不時聽得冰雪垮塌,以及樹枝被大雪壓斷的聲音,還有,四周雪融之水流淌不止,也是讓人頭皮發麻。

    不知覺間,已是行了整整一日,臨近天黑之前,雁飛方才指著右手方向,長舒一口氣,道,

    “總算到了!”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同花顺配资 新疆体彩11选5 - 百度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30选5走势图表100期 心悦麻将天天输什么原因 股票开户 3d开机号试机号近500期 今天福彩排列七的号码是多少 快3贵州走势图100期 打鱼能赢钱游戏下载 韩式1.5分彩开奖结果 浙江6+1蓝球中了 欧冠结果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弈乐贵州麻将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