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王者風暴 > 第145章 夠黑
    洞口響起話音:“王尚禮,你當真無所顧忌要殺本公子?”

    “哈哈哈哈,顧忌個屁,擊殺你這種世家公子最有趣,殺掉一個會有很多人心痛,因為他們在你這種人身上傾注了太多心血。哈哈哈哈,我說過,你逃得了一刻,卻逃不了一時,算算時間正好一個時辰,特來送你上路。”

    “大人,饒過我們吧!”這是那對雙胞胎的聲音。

    “哈哈哈哈,嘴上求饒,為什么還不跪下?”話音隆隆作響,給心靈造成極大沖擊。

    “我們跪,我們兄弟愿意效忠于您,若違此誓,天地共棄!”雙胞胎嚇怕了,體若篩糠跪倒在地。

    他們在逃跑路上遇到荀公子,本以為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誰知道姓王的一根筋似的殺過來,就像轟小雞仔一樣,把他們幾個轟到了這個地方。

    “好,我接受你們的效忠。”王尚禮滿意的點點頭,就在雙胞胎松了口氣的當口,可怕刀芒橫掃而過,兩顆頭顱瞪著不敢置信的雙眼,滾落到荀公子腳下。

    “哈哈哈!”高大身影狂笑:“對,效忠于我就要貢獻出性命,七殺碑需要氣血成長,你們的鮮血便是最佳肥料。”

    荀公子冷冰冰的說:“淳于野,你究竟還要躺到什么時候?”

    “哼!”淳于野使了一個鯉魚打挺,起身說:“你救我是為了取得臨官神位,本少已經用光了所有底牌,我們淳于家奉行利益至上,這次本少非但沒有占到便宜,反而搞得負債累累,所以死對于我來說并非不可接受,總比回去做一條獵狗還債強。”

    王尚禮沒有動手,看向淳于野說:“小子,我有些欣賞你,只要你干掉旁邊這個窮酸,便做本王的第一個隨從吧!”

    “當我傻啊?剛才那對兒雙胞胎就是前車之鑒。”淳于野冷笑,然而下一刻,他的手掌拍向陸寶兒。

    “咔……”手掌距離陸寶兒的后背還有兩米遠便發出驚雷般悶響,陸寶兒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口噴鮮血栽倒在地。

    “混賬!”荀公子立起雙眼。

    他萬萬沒有想到眨眼工夫,身邊極為重要的幫手便生死不知,氣息變得弱不可查。

    淳于野冷笑道:“對不住了荀兄,有道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就算王尚禮剛才說的話十有七八是假的,我也要試一試,畢竟與活下去相比,別人的性命不值一提。”

    “死!”荀公子亮出一桿嬰兒手臂粗的毛筆,晃動筆鋒點向淳于野的面門。

    二人戰在一處,打得地面開裂,風雷之聲大作……

    此刻,周烈已經取得冠帶神位,并在景泉難以置信的眼神中,將藍色光團放入嘴中大嚼起來。

    “你在做什么?那是培養多年的神位,這次開放墟水澗涸澤而漁,可以讓一男一女受益,你怎么把兩份冠帶神位都給吞了下去?”

    周烈憋紅了雙眼,全力消化所得,捶著胸口說:“沒有辦法,只有這樣做才能壓制雙祖,明白我的意思嗎?以你的聰明才智肯定已經猜出了端倪。”

    景泉吃驚的說:“果然是雙祖嗎?”

    “沒錯,巽叔說,將我送入墟水澗或許可以得到雙份好處。其實不是雙份,為了達到平衡,可以是三份。不過我感覺帝旺神位太過隆重了,所以給自己加上一份負重。看起來還算不錯,至少我沒有爆體而亡。”

    “你太胡鬧了,哪怕擁有雙祖,這樣做也是極其危險的。”景泉直搖頭,她喜歡按部就班,第一次看到如此激進的做法,有些難以接受。

    周烈說道:“王尚禮的目標是我,等一會兒咱們兩個向外沖,你一定要抓住機會逃離此地,不要回頭看我。生死各安天命,如果我沖了出去,也不會回頭看你的。”

    這話說得狠辣,仿佛要割袍斷義一般,可是景泉心中清楚,周烈是在為她著想。

    “好,生死各安天命。”

    話音中帶著決然,可是景泉心中究竟如何打算?那就不是周烈所能理解的了!

    時間不大,二人摸到洞口,看到淳于野和荀公子越打越快。

    這兩個家伙出手雖快,卻拖拖拉拉不愿動用絕殺手段,并且不停挪動身形向洞中擠來。

    王尚禮勃然大怒道:“小狗,你在逗我開心嗎?如果十招之內拿不下這個小窮酸,本王立即收回你作為隨從的資格。”

    “大人息怒,我這就拿下姓荀的。”

    淳于野的招數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不過荀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兩相拼殺之時險死還生,看得出招招要命,再也沒有虛假成分。

    “哈哈哈,這樣拼殺看起來才有意思。”王尚禮得意的剎那,腳邊嘩啦一聲急響,四條暗紅色鎖鏈纏繞而上。

    陸寶兒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起來,她邊咳血邊甩出一枚枚鋼釘,刺入暗紅色鎖鏈的鎖扣中,將其牢牢釘在地面上。

    “咦?裝死的本事倒是不錯,居然暗算了本王。”王尚禮看向陸寶兒發出冷笑,他剛要豎起斬馬刀掙脫鎖鏈,不料淳于野飛出一把匕首,荀公子放出一卷字帖。

    “中……”

    匕首插入王尚禮的面門,那卷字帖打了開來將其纏繞進去。

    下一刻,周烈和景泉躍起身形,長刀和飛劍招呼過去,帶著狂猛力量向前碾壓,出手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

    淳于野和荀公子微微一愣,沒想到周烈和景泉就潛伏在旁邊,難怪王尚禮一直將他們幾個人朝著這個方向驅趕,原來是要一勺燴。

    此刻來不及多想,淳于野躍起身形逃之夭夭,不過他抬手就坑了荀公子一把,打出了綿綿不絕的拳勁。

    如果換做平時沒有什么,這個時候可太關鍵了,荀公子被拳勁阻了一阻,氣得他爆發出歇斯底里怒吼,然而刀芒向外鋪展,王尚禮已經沖破阻礙。

    “哈哈哈哈,淳于野,本王記住你的名字了,只因你夠黑夠狠。”話音中,刀芒落向荀公子,忽然升起一團光芒。

    “看我荀家玉帖!”荀公子動用了全部后手,然而刀芒還是將他淹沒,他的垂死掙扎阻擋了王尚禮兩分鐘,最終仍未逃掉身死道消的命運。

    死了,就這樣死了,被淳于野活活坑死,死不瞑目……
腾讯捕鱼达人能赚钱吗